[方乐方]彼方

棒!

寒瓮:

方锐X张佳乐。


最近方锐不足呜呜呜QAQ


感觉方锐大大和乐乐一起很萌的呀。冷CP有人看吗。


永远在提交以前才随便编一个题目Orz


文笔烂哭的流水账,短小是病,治不好


----------------------------------------------------------------------------------------------


 


 


1. 


      方锐握着一听易拉罐,也不嫌地脏,在阳台上晃晃悠悠地找了个地方坐。天气热,出来透透气。


      他寻思着按照文艺小清新电影里通常的套路,应当是坐在天台边上,两条长腿悬空晃荡,举杯邀明月才对。


      他又抬头瞅了瞅,什么月是故乡明,纯属扯淡。天下月亮都长一个样,看着就惨戚戚的,还不如白天的太阳看着有食欲,澄黄鲜嫩,活像煎着正好的荷包蛋,刚出锅,还热气腾腾,撒了细细的盐粒——


      咕噜。刚想到这儿,肚子就响了。


      Q市的夜里风大,虽然是盛夏的晚上,吹多了也叫人头疼。方锐把最后一口崂山可乐一饮而尽,略嫌弃地撇撇嘴。一股药味儿,有点倒牙。


 


2.


      醒来时候日上三竿,阳光刺眼,眼皮都遮不住。他转头看看,没人,身旁的床单上倒是有些稍微褶皱的痕迹。方锐慢吞吞地翻身下床,正寻着拖鞋,一阵噼里啪啦声就络绎不绝地响起来。


      猥琐大师方锐练得一手听音辨位,三次元也通用,再一结合空气里那若有似无的焦味儿,顿时心如明镜,悲伤地单手捂住了脸。得,这熊孩子又去炸厨房了。


      方锐一直无法理解张佳乐对下厨的爱好。他本人过得糙,对食物讲究不多。可那位似乎也不是个吃货,说起爱吃还比不上张新杰,手艺又烂,却偏偏对捣鼓做饭情有独钟。


      不用看都知道,那货放调料的手法肯定和他扔雷如出一辙。方锐大大冷酷地想。


 


      百花缭乱手雷抛出,对方神枪手眼疾手快提枪射穿,轰,胡椒光影弥漫开来,随机致盲效果长达8秒,时间到,远处术士悄声施下死亡之门,砰,大门敞开——


      张佳乐就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了。


      方锐挡在门口,目光悠远,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张佳乐冷静地瞥他一眼,勾勾嘴角:“好狗不挡道。”


      ……说好的温柔体贴笑靥如花呢?画风简直不科学。


      张佳乐头发略长,脑后虚虚绑了个小辫,两鬓就顺着脸庞垂下来,经过了在厨房的一番折腾有些汗湿,显得凌乱起来。方锐毫不在意他出言不逊,伸手给眼前人理了理耳鬓间乱发,顺带摸了下耳垂,赶在张佳乐摔盘前开口,目光真诚:“给你顺顺狗毛。”


 


      饭还是要吃,他嘴贱的后果不过是多收获了一汤匙盐。方锐拿筷子戳着荷包蛋,表情特忧郁。他瞅着那一层还未消融的洁白盐粒,又联想至昨晚夜观天象,顿时觉得自己可以去顶了王大眼的班。搁天桥下算命,听说还赚不少钱。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2.


      张佳乐在Q市租了套一居室,离霸图俱乐部不远不近——也没有住得太近的必要,反正他都退役了。他还年轻,觉得人生目标不该是收获一个冠军就满足,衣锦还乡大概还是很久远的事。


      一条路上坚贞不渝地走了太久,跨过障碍物,反而不知该朝哪转弯了。


      他没有在这里长住的打算,也不愿立即回到K市去。暂时漂着,且当是旅居。


 


      这个家里装修简单,除却必要的生活用品,张佳乐没额外添置任何家具,自己的东西一个行李箱就够装。正符合他说走就走的尿性。


      可是自从方锐借着夏休度假的理由也挤过来住后,他就开始深刻反思自己选择一居室的决定是否英明。


 


      “你跑来干什么?”


      “度假啊。”


      “夏休期不是都要回家?”


      “热。”方锐吐了一个字就不肯再讲,一翻身把手臂搭在他身上,皮肤相触的地方都随着夏季炎炎而飙升温度,几乎要沁出汗来。


 


      张佳乐一直知道自己睡相不雅,却没想到来了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变着花样地作死,时刻上演领土保卫战争,若是去参加花样睡觉大赛必能包揽冠亚。


      当然,张佳乐是亚。


 


3.


      诶,好像他们俩的孽缘也是从床开始的。


 


      那时候还是荣耀世界联赛的第一年,叶修轰轰烈烈王者归来,又轰轰烈烈退了一遭役,转眼又人模狗样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脸T依旧,拉得一手好仇恨。


      勇士张佳乐不畏强权,抢到吐槽首杀,一呼百应。


      然后他就遭报应了。


      他盯着新室友方锐看了几秒,眉毛一挑决定去找叶领队谈谈人生。


      叶修的心脏成煤球,跟那诚恳的姿态简直不成正比:“哦,因为我们肯定是要夺冠的,我怕你不习惯,特意安排你们交流一下夺冠经验。”


      张佳乐:“……滚。”


 


      房间里配置齐全,哦,有两张床。


      两个先前并不十分熟悉的人却拿出了十足的默契,行李一丢,朝着同一张床奔过去。那张床更大一点,也不知是什么原理。


      方锐反应多快啊,在张佳乐还在思考如何协商时就已经顺势躺下身子,长腿一伸,跨了整张床,用手肘顶着张佳乐后腰:“快下去,这是我的床。”


      张佳乐盯着已被方锐压出褶皱的床单,决定不要脸一点:“凭什么我要下去?”


      方锐闻言丝毫不含糊,往后一缩身子,调整成一个侧躺的姿势,特贴心地留出一半空床,歪着头看他,表情真诚极了,颜色偏浅的眸子几乎清澈见底:“那一起?”


      “……”张佳乐默默地提起行李走了。


      文明人怕不要脸的,不要脸的怕更不要脸的。


      心累。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他们能在同一张床上为谁多占一点地方打得不可开交,旧事重提,方锐乐得直拍大腿,当即摸出手机准备代表组织对叶修进行表扬。


      叶修抖着烟,想半天才记起他指的是什么,懒洋洋地一个一个敲着键盘,说,哎呦,我随便分的,跟谁不都一样。


      隔着屏幕,张佳乐真想一刀捅死他算了。


 


4.


      方锐嘴角沾了点牛奶的白,小心翼翼地戳起一块没撒盐的荷包蛋,还想着方才脑补的百花盛景,声音含糊:“我们也可以弄个组合。”


      “啥组合?”


      “弹药专家和气功师啊。盗贼也行。”


      联盟里的组合多了去了,可至今也还没有这样的职业搭配。


      张佳乐好奇,坐直了身子:“这怎么玩?”


      “好说,”方锐特大牌地挥挥手里的筷子,“你往那儿百花一铺,趁对方看不清,我直接潜过去一波带走。”


      “你滚蛋。”张佳乐看出方锐又在涮他,毫不留情地打断,态度之果决,直逼没少打断黄少天的蓝雨新闻官。


 


      他们叫外卖多一些,一次性餐盒方便收拾。可要是赶上张佳乐做饭的时候,那洗碗之类的后续工作大多是方锐来做。


      他也不介意,哼着从包子那里学来的小调,一通洗洗涮涮,到最后打开冰箱门的时候,笑容迅速凝固在脸上。


      简直惊悚。正常人有把酸奶当做米面来囤的吗。


      他扫了一眼——很好,还都是草莓味的,一整排粉色的包装盒对他点头示意。


      这孩子太熊了,怎么越来越熊了呢。方锐悲伤地想。


 


      方锐决定拿出点一家之主的气概来,不然这熊孩子很快就要蹬鼻子上脸。他气沉丹田,一声怒喝:“张佳乐你他妈有病啊?!”


      “你他妈才有病!”张佳乐坐的远,还不知道挨骂的缘由,但向来有嘴必回,绝不退让。


      “你买这么多酸奶干什么?”


      “老子爱喝。”张佳乐一昂头,回答得十分有骨气。


 


      方锐看着他一脸挑衅,明明白白写着“不服来战”的表情,突然又怂了。


 


      他出道比方锐早,早年繁花血景的惊艳没能叫方锐赶上。年龄也比方锐大,可是在联盟的这么多年却像白混的一样,脸皮薄,禁不起挑衅,脾气不大却极易炸毛,怒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一点就着。


      方锐在背地里还给他起过一个外号,百花二踢脚。


      鉴于这个名字里有一个“二”字,叶修和方锐都觉得十分满意。


 


      活这么大越活越过去了,要命。


 


TBC--------------------------------------------------


 手稿就写到这儿,又硬挤了一章,感觉不太对,就先放一半啦。


 等我卡完,再放完整版。反正只是个小短篇( •̀ᄇ• ́)ﻭ✧


 


 

 
评论
热度(8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