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 番外2

时间:(初次H的第二天早晨)

林敬言出门的时候唐昊就醒了。大概是出去买早饭,唐昊迷迷糊糊摸到了放在床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8点半。

睡了一夜,房间里依然弥漫着情欲的味道,昨天晚上的记忆复苏,他跟林敬言说喜欢,林敬言温柔的回吻他。唐昊心中像是被蜂蜜填满一样,甜的化不开,抱着充满林敬言气息的被子在床上打了两个滚。明明才过了一天,为什么世界都不一样了。唐昊赖在床上不想起来,

空调虽然呼呼的吹着凉风,但是身上粘腻的触感让他觉得不适。他翻身起床,起身去浴室洗澡。

走到客厅,干净整洁的餐桌上突兀的放在自己带来的唐三打的杯子。下面好像还压着什么东西。

他好奇的过去,被子下面有一张留言条。林敬言清瘦的笔迹告诉他,俱乐部有事,要下午才能回来。

 

下午吗?唐昊有点失望。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分开,想跟林敬言像普通情侣一样的约会,Q市有漫长的海岸线,生在内陆的唐昊一直很喜欢海,他们可以像普通情侣一样顺着一直向前走,走到乏力为止。

唐昊走进浴室,浴室大而空,盥洗台和瓷砖都是灰黑色系的大理石,并不是温暖的颜色,甚至颇有几分禁欲的色彩。他脱掉睡衣,仔细打量镜中的自己。唐昊从来不在意相貌,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的,一向粗暴的认为喜欢照镜子的人都是娘娘腔。这么认真的照镜子也是他成年后的第一次。

镜中的人头发胡乱翘起,下巴上有新冒出来的胡渣,脸有点圆润,还有婴儿肥没褪去。手臂和腿都很长,林敬言会喜欢这个身体吗?大概是喜欢吧,他脖子上还有昨天林敬言落下的痕迹。

拧开花洒,水喷淋下来。昨天晚上,当他走进这里的时候,林敬言正背对着他淋浴。一缕缕水流从肩膀顺着背脊滑落腰部的曲线,最后从股缝中跌落。黑色的面砖衬得白皙的身躯更加煽情。

唐昊在水流中握住了自己的性器,狠狠的套弄起来。

如果林敬言在的话,可以抱紧他,感觉他皮肤的温度和喘息,他高潮时候脸上只有一点点淡粉色,但耳朵尖会变得通红。他想着他的手指,抚摸自己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唐昊借助着没有分毫褪色的回忆,白浊的液体射到了自己的手心上。

他把手放在了花洒下,任由水流抹去了一切的痕迹。

 

洗完澡出来,他随手拿起了一件浴袍穿在身上,还没来得及把身体擦拭干净,客厅里的电话响了。不是他的手机,是林敬言家里的座机。

唐昊没有犹豫的接起了电话,果然林敬言打过来的。

 

林敬言说,晚上不回来,要外宿。

唐昊勉强压制住自己的不爽挂掉了电话。半天勉强能忍受,但是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等林敬言一天一夜?唐昊有点生气,俱乐部的事情比他重要,理智告诉他并没有耍脾气的理由,但是心里烦闷的像有把火在烧。

 

冷静,冷静,不能跟他乱发脾气。他强忍着不快,决定用荣耀来转移注意力。

今天没有野图boss 刷新,唐昊更失落了,他登陆了林敬言留在呼啸的那个小号,进了竞技场,一口气砸翻了几十个人,心中的郁结之气稍微减轻了些。

 

林敬言留了钥匙给他,但是他完全没有出门的欲望。午饭和晚饭都靠外卖解决。拉开了窗帘,夜幕降临,已经是晚上了。

 

他有点困了,躺在床上,林敬言的床很大,他在上面翻了两个身也滚到床边。这家伙真会享受,他又情不自禁的冷哼了一声,想起那半管润滑剂。他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林敬言之前毫无经验,他把其他人也带回家过,不知道是正式交往的对象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手毫无意识的碰到了胯下。性器软绵绵的伏在毛发中。不知道昨天林敬言对他还满意吗?在他刚进入的时候,他的表情似乎非常的疼痛。当时被快感冲昏了头脑以为那是高潮的表情,但其实林敬言是不舒服吗?

 

唐昊忽然尴尬起来,他在这之前没有经验,欲望也很淡薄,战队里大部分是单身的男孩子,喜欢聚在一起讨论女生,他对这种话题却半点兴趣都没有。原来他一直是潜在的同性恋吗?但是他对男人的身体也没兴趣。

 

昨天的性爱他完全是被林敬言牵着走,他虽然体验到非同寻常的快感,但是林敬言或许并没有。归根结底,是他技术太差了。唐昊默默的下了这个结论。

 

他翻身起床,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噼里啪啦的输了个网站地址。一堆大胸女人的视频在屏幕上闪烁。他随便点开了一个,扬声器里传来咿咿呀呀的呻吟声,视频里男人搂着女人的腰大力撞击。

欲望被生硬的挑动起来,他把手滑到了自己的性器上,轻轻握住。

等等,这个画风不对啊。林敬言又不是女人,他想要看的教学视频不是这种。

他打开翻墙工具,换了个关键词,折腾了几番,终于搜出了他想要的视频。

男人把另外一个男人压倒在沙发上,用分开他的双腿,手指探进了他的穴口,男人发出尖叫声。

视频里两人干的火热,唐昊的欲望开关却关掉了,画面里的两人没有让他有半点兴奋,像是研究荣耀一样琢磨他们的动作,什么时候深一点,什么时候得缓下来,痛苦的表情和高潮时的表情。唐昊又换了几部片子,心里大致有了个数,机械的抽插让他有点犯困,但明天林敬言就回来了,有些姿势真的很有趣…..怀着这样的绮念,唐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唐昊依然无所事事。家里的电话一直没有响起,QQ上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门外有点风吹草动都让他紧张,太神经质了。唐昊心中烦闷难当,这寂静无声的房间让他呆不下去。林敬言告诉了他放备用钥匙的地方,唐昊决定出去转转。

 

怕林敬言回来,唐昊不敢走的太远,出了小区就是一个超市。他说中午就能到俱乐部,再怎么说林敬言晚上也该回来了,或许会回家吃饭。唐昊这么想着,在超市里乱逛了一圈,买了两块上好的牛排。

 

在N市的时候,林敬言经常会煎牛排吃。有一次唐昊看着有趣,也试着煎了一块。唐昊小时候是钥匙儿童,并不是毫无下厨房的经验,只是后来进了战队,心思不在做饭和吃饭上,才生疏了这个技能。

记得那次,第一块煎的熟过头了,第二块却火候刚刚好。林敬言也赞不绝口,开玩笑说他应该多下厨。

 

今天就再做一次吧。他拿着牛排结了账,匆匆回家。家里依然一如既往的安静,并没有人回来过。

 

他打开电脑,跟战队的人联系了一下,开了训练软件练起来。注意力始终不能完全集中,心却像是被一根丝线吊着一样不上不下,在重复过无数个“他马上就回来的”念头里,胸口闷的难受。

 

夜幕再一次降临了。林敬言还是半点消息都没有,唐昊觉得饿,却木然的不想吃任何东西,四肢都没什么力气。似乎早饭和午饭也还没有吃。不能这样颓废,他决定吃掉那块牛排。

 

林敬言的厨房也很干净,看来平时也很少使用。厨具调料倒是不出意料的一应俱全,他撒了点胡椒末和盐腌了一下,然后把平底锅上抹上一层橄榄油,把油预热,牛排一面煎至金黄在翻过来煎另外一面。差不多7成熟了,唐昊把牛排放进盘子了。淋了蒜蓉姜汁在上面。

 

牛排被煎的香气扑鼻,唐昊还是没什么胃口。餐桌上的吊灯被被风吹的晃晃荡荡,发出了叮当的响声,这一点声音反而让房间更加空荡寂静。他坐在餐桌上,拿着刀叉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没有半点胃口,明明和在N市吃的是一样的牛排,自己的烹调方法也分毫不差,为什么上一次觉得如此美味,这次胸口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难以下咽。

 

完成任务一样吃完了牛排。把厨房收拾干净。林敬言还没有回来,正在唐昊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终于响了。

 

林敬言说他陪朋友不回来了。可是他分明听到了电话对面洗澡的水声。

上一次说俱乐部有事的时候他很生气,但是这一次,他彻底失去了生气的力量。长时间的等待让他筋疲力尽,对方的解释无论如何都很苍白。他无比清醒的认识到, 林敬言只是出于温柔没有拒绝他,并没有答应跟他在一起。

是回去的时候了。他打开订票网站,今天已经没有回N市的飞机,他定了明天最早的一班。

 

想现在就去机场,随便找个什么地方住都可以,在机场的板凳上熬一个通宵也可以。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处处充满林敬言痕迹的房间里呆下去。笔记本的镜面里照出他的样子,头发凌乱,眼睛带着红丝,眼窝青成一片。太颓废了。走了两三天,战队肯定积压了很多事情,方锐的事俱乐部不知道怎么解决,战队的配合问题还挺多,有些装备也应该升级了,要去网游里多打点材料…..唐昊努力不再去想林敬言,拼命让自己转换思路。

 

在跟自己较劲的过程里,唐昊没有抵抗住困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与其说是清晨,不如说是半夜。唐昊也没带什么东西来,匆匆的抹了一把脸。离开了这个地方。

 

关上大门的时候唐昊抬头看了下墙上的钟,5:35.

他踏进这个房间是前天晚上8点20分,在这里呆了57个小时15分钟,算这么清楚干嘛,又不是张新杰。他在心里默默的吐了个槽。眼睛里却像是有什么东西扎的他难受,以致流下了眼泪。

(全文完)

ps 番外一才是这个故事的结束点。(肉文写手写肉更快,就先写了orz)

这里也放一个印调。

http://vote.weibo.com/vid=2654174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18)
热度(5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