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乐中心】昨日之花

ice hole:

没去成今年的CP遗憾极了!而且无料还出问题了只送到场20本,看着微博差不多能想象到场上的气氛,投票的姑娘们都辛苦了!乐乐能拿到第二超开心!也谢谢心友帮我带周边!


恨不能到场就近找个快印店印个几百本去发给投票的姑娘们(如果不被嫌弃的话)。


把无料内容全部放到LOFTER吧,是篇旧文,写在第十赛季全明星那段前后。




==========




昨日之花


 


Time waits for no one.


 



封面BY:殷小楼


 


张佳乐找准位置坐定,左顾右盼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好像迷路了。


荣耀职业联赛打到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也举办了八年,他还是第一次以观众身份参加,自然有些捉襟见肘,于是又从裤兜里掏出门票确认了几遍,座椅号码无误,周围却不是熟悉的霸图队友。情绪激昂的普通观众们掏出相机录着空空如也的舞台,有的人则来回翻动着手中的纪念册。


 


他抬眼望向开阔的穹顶,原来从观众席的视角看体育场是这种样子。今天的嘉世体育馆看起来有些陈旧啊……嗯?嘉世?


意识混沌着错乱了片刻,他微微颦眉,为什么会忽然想起嘉世?它已是被白蚁蛀空坍圮重建的广厦,打比赛用的场地却还留着,改回了“萧山体育馆”的旧称被兴欣租用。


面前的风景格外眼熟,却不是他几个月前刚来过的萧体,旧式的建筑结构扯出了更久远的回忆。在强烈违和感的驱使下,他疑惑地翻出门票瞅了一眼时间,心脏骤然玩了个高空蹦极。


7年之前。


荣耀联赛第三赛季。


 


 


历史上的第一届全明星周末,远没有现在的成熟高调,纯属试水性质的玩闹嘉年华,看不到太多组织严密的应援团体和商业化元素,气氛也更加轻松活泼欢畅热闹。


他放松地靠向椅背,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零食。前方正进行到新秀挑战赛,第一个登场的是呼啸战队的二年级生,观众席上发出一阵阵礼貌的欢呼起哄,而他刚抓起的虾条却从指尖骤然掉落,哑然失笑:“……老林?”


昨天还在陪他逛超市采卖观战用品的队友的模样映上屏幕,少年时代的青涩面孔依然有股超越同龄人的和气沉稳,谦逊地冲主持人低头说自己想挑战嘉世战队的叶秋。


“叶秋前辈,请赐教。”林敬言躬了躬身,用沉静礼貌的声音朝着并没有出现的对手问候着。


大屏幕上很快映出了唐三打与一叶之秋激烈对战的身影。


入盟一年半载的他,在呼啸战队只是个过分努力的普通人,一步一个脚印,缓慢而坚定地前进着。这一场也战得中规中矩、步步为营,最终还是颇为遗憾地败下阵来。即使叶秋没到台前露脸,少年也拿着话筒淡然恳切地表达了谢意。


7年前的观众,自然预见不到日后第一流氓的缓慢成长与骤然陨落。看台下的掌声漫长而温吞,多数是鼓励与礼貌性的捧场,只有张佳乐蹦了起来,兴高采烈地用力鼓掌大声叫好。


 


主持人报出了下一位挑战新秀的名字,这次一多半人都站起身用力往前张望着,掌声与尖叫几乎要掀翻穹顶。


“百花战队,张佳乐!”


血液条件反射地涌向心脏,他差点不由自主想迈出步子,却又像被钉住的蝴蝶标本般僵在了原地——在他走出座位之前,另一个精神头十足的19岁少年已经蹦蹦跳跳地跑上了舞台,大屏幕拼出他光芒四射的笑容特写,还不停地朝支持者们大力挥手,挤眉弄眼地送着飞吻。


他目瞪口呆地望着7年前的自己,活力十足的少年正拥抱着最好的华年。虽然只是二年级新秀,却已是人气如日中天全明星级第一弹药了,有着最好的搭档与崭新耀眼的大神光环,简直像吸收了全世界的琳琅色彩般光鲜照人。


“张佳乐这次想挑战哪位前辈啊?”主持人与他亲切打趣。


“嘉世战队的叶秋前辈,来战!”中气十足的清脆少年音响彻场馆,起哄的掌声与狂嘘此起彼伏,热闹得像场节日狂欢。身旁的女生向一无所知的朋友喋喋不休地科普,这人所在的百花战队凭着一招繁花血景在常规赛里压过了嘉世一头,风头正劲得很,今年还挺有夺冠的可能。


他跟着身旁的百花粉笑得有些泪腺松弛,远古的记忆彷如树叶罅隙的太阳光斑一样时隐时现。百花缭乱对上一叶之秋,打得毫无致敬或玩票的意思,充满了紧咬不放你死我活的嚣张气焰,好几次差点占据先机。身旁的观众为场上的每次逆转提心吊胆,而他却依然记得那场的结局……一叶之秋在血雨中站到了最后,还不忘在文字频道调戏上几句容易炸毛的弹药专家后辈。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在赛场上遇见,绝对会炸得你遍地开花啦!”意气风发的少年从操作间里走出来时紧咬着嘴唇,半透明的眼睛里闪着不甘心的光彩,迎着善意的鼓励喧哗声扬了扬嘴唇。


 


第三位上场的新秀又让他呼吸一紧,右手轻轻压住胸口,心脏跳得快要崩裂。光是看到背影就觉得鼻头一酸,而当对方的模样正大光明地映在大屏幕上的刹那,他又忍不住“啊”地叹息出了声响……那是只会出现在回忆与旧日合影中的面孔,少年时代的自己一直觉得老成又坚毅的面孔,此刻看起来竟充满了青春飞扬的稚嫩感。


他翕动着嘴唇,小声陪着主持人念出了昔日搭档的名字。


“百花战队,孙哲平……”


舌尖轻触上颚的口型,熟悉得仿佛在梦话中重复过许许多多次。


 


照例是打算挑战谁的问题,孙哲平眼皮都不抬一下地信口拈来:“叶秋,来战。”


基本上是张佳乐的台词的精缩版,台下已爆开了低低的笑声。


果然被主持人穷追不舍地问起了挑战原因,狂气毕露的高个少年挑起半边眉毛,突然忘词似地委屈瞪向了百花的选手席位,摄影师善解人意地给了台下的张佳乐一个巨大特写,少年比手画脚地拼命朝搭档对着口型,留意到大屏幕上正在播着自己的影像,又赶忙定住,白净的娃娃脸脸一口气红到了耳朵根。


哄笑声像潮汐般层层扩散开来,连看看台下的他都忍不住为少年时代的自己面红耳赤的尴尬模样笑出了泪花,早就忘了当初千叮咛万嘱咐孙哲平上台时要说的是什么台词,大概是回敬叶修那最后几句垃圾话,替百花缭乱报仇之类的蠢话吧……


孙哲平索性放弃了回忆,耸了耸肩言简意赅:“无所谓,开打吧。”


落花狼藉不由分说地朝着一叶之秋劈头斩下重剑葬花,引起场内一阵惊呼。


当然,年轻的第一狂剑也没能灭杀新秀挑战赛史上的最大BOSS,搁下一句“期待下次对决”,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向了7年之前的第一弹药专家。


 


摄影师又给百花选手席追加了一个特写镜头,张佳乐狠狠掐了把搭档的胳膊,脸上却洋溢着骄傲到不可方物的笑容。


身旁的女孩向没明白大家笑点的同伴忙不迭地解释:


“刚才那两个是孙哲平和张佳乐,我跟你讲过的最佳搭档双花组合啊……”


 


短暂的休憩后是全明星赛的重头戏。荣耀的主题音乐雄壮恢弘地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人气最为鼎盛的大神级选手们,第一次像真正的竞技明星似地登台亮相,向支持着自己的粉丝们款款走来。


那时的舞台远不如现在华丽绚烂,亦没有能将角色还原成3D的全息投影技术,模样朴素的游戏死宅们还没培养出霸气侧漏的明星相,各个带着一股放不开手脚的紧张局促,场下却訇然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在声嘶力竭地呐喊着自己支持的名字。战队的,选手的,角色的名字混作一团,氛围狂热如岩浆沸腾。


百花战队仅有两人入选,7年前的孙哲平与张佳乐。


大屏幕上播放着精心准备的宣传片,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的第一个镜头,是肩扛重剑狂剑士在血雨花海中向弹药专家伸出了邀约的左手——夸张而煽情地还原着他们在网游中的传奇初遇。


而年轻的弹药专家操作者对自己的搭档顽皮一笑,将手搭进孙哲平的掌心,与他并肩跨越舞台,映着身后屏幕上双花角色携手抗敌的血战英姿,对台下的观众自信满满地挥手致意。


万众期待的全明星大乱斗,两人一同在团赛出战,为了支援身陷囹圄的大漠孤烟,双花组合杀入重围直扑一叶之秋,忽然绽开的繁花血景,宛如两块巨大的光芒相撞破裂,迸溅出无数刺目碎屑,再度把场上的气氛炒向高潮。


 


骤雨狂澜般的应援声中,26岁的张佳乐安静地用双手掩住嘴巴,眼瞳中追随着大屏幕上年轻的百花式打法,绽出一串串斑斓的焰花。


那是他最好的年景,尚不知忧郁为何物,距离心灰意冷与心如死灰更有十万光年之遥。能与身旁的人意气风发地对着某个不肯露面的背影偷偷比出四条中指,扮着鬼脸不服输地喊:“下次再战!”即使散场也会被数不清的粉丝包夹围攻,在照片、海报与纪念册上签名签到右手发软。


身旁一直对同伴耐心讲解的女孩掏出百花的纪念笔记本,刚翻出一支眼线笔想代替签字笔,前方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她跳了会儿脚,悻悻地叹:“唉,双花人气好高哦……”


踩在椅子上一门心思拼命张望着偶像的少女,丝毫没察觉到,7年后的张佳乐正很不科学地坐在自己的身旁。


 


若是回到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她还会爱着霸图战队的张佳乐么?是否会在一年前为了他的复出哭花眼妆,把多年收集的有关百花缭乱的一切拖进回收站右键清空,并在全明星投票上赌气补给邹远一票?


 


张新杰提出打轮换战术时,张佳乐迅速表示了赞成。在常规赛中刻意压低出场率,就像当初决定加盟霸图时一样……他很清楚会招致怎样的后果,并知晓自己有能力坦然承受。


一个月前刷起投票网站时,看着前所未有的低支持率,他还曾轻松拍着无望入选的林敬言的肩膀笑着安慰:“全明星咱上过那么多回了,哪次没留下过拉风的记录,早打腻了,也不在乎这次。”


 


哪怕当结果最终尘埃落定时,望着独自出场的落花狼藉后面跟着于锋的名字,身旁竟没有任何一位弹药专家……依然会暗自感慨物是人非。


 


全明星周末早就没了新鲜感,但有一样东西,他还从未得手过。


为了那顶荣耀金冠,他宁可放弃自己曾拥有的一切。头衔,地位,声名,面子,注定消逝的青春年华。


孤注一掷,在所不惜。


但求一冠。


 


第一届全明星赛圆满结束,观众们议论纷纷,渐渐离散,很快只留他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看台上发着长呆。


空寂无人的场馆是陷落的城池,静默包容着它功败垂成的国王。张佳乐忽然有些庆幸,七年前的那个少年并没看到自己的模样。意气风发的他绝不会想到,日后的自己竟会像个真正的观众一样蜷缩在这个位置,堙没于人海之中。可是,即使他知道了未来会发生的一切与写定的命运,撞得头破血流,尝尽失望失败失意失去……也依旧会一次次不信邪地做出同样的选择。


他比谁都更了解那样的自己。


 


26岁的张佳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拾起旁边座椅上掉落的全明星赛宣传手册。许多曾经激烈交手过而无比熟悉,又逐渐堕入记忆深潭的面孔虚像,在翻动的纸页间逐一复活。


吴雪峰。方世镜。李艺博。张益玮……


那些与他一同在赛场上拼搏过,在荣耀大陆上光辉闪耀地驰骋过的名字。


季冷。方士谦。邓复升……


那些捧起过冠军金杯,披挂着荣耀光环销声匿影,在粉丝记忆中逐渐淡化消融的面孔。


 


如今的你们身在何方?


 


可我在这里。


我仍在这里,一步都没移动。


 


他继续向后翻动着纸页,更多同样执拗的名字浮上脑海,与他一同杵在原位,坚若磐石,屹立不倒。


韩文清。林敬言。孙哲平。魏琛。王杰希。


以及正在为某个终将消亡的传奇职业谱写出壮烈绝响的,最顽冥不化的家伙。


叶修。


 


张佳乐把册子翻到最后一页,属于嘉世队长一叶之秋的操作者那页,只有一个黑漆漆的剪影。他不爽地骂了一句,把宣传册抛向身后,却又渐渐绽开了释然的笑容。


错位的时空重新裂开洞窟,涌入大量炫目光芒,属于他的第十赛季在召唤着他,他最潦倒也是最无坚不摧的时代。


已到当打暮年的第一弹药专家步履轻松地向前走去,目不斜视,神情坚决。


 


并且第五次愈发坚定地觉得,自己比以往更加接近——


冠军的王座。



 
评论
热度(58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