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林][方唐][唐林] 那一天你终于想起世界充满恶意

带感!

菸花、三年、下限丟:

*原作向,tag注意


*非常有病 


*本来想虐结果全体病娇(。


*总之非常有病(。






  第八赛季与第九赛季间。  


  呼啸如所有人预期般稍微提早了开始夏休期。 


  身为荣耀联盟的职业选手,没有人喜欢被迫延长的假期,但他们不得不接受。  


  而林敬言,更是在等待开始一次永远不会结束的的夏休期。  


  他和呼啸的合约将要结束,而通常在续约的半年前就该开始商议的待遇、福利、广告代言等等事项,并没有任何人来问过他的意见。  


  结论十分明显--呼啸没有意愿和他续约。  


  这位几乎从呼啸成立时就待在战队的老将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已经不复当年刚出道时的犀利,多了沉稳却添了些迟疑,一来一去的总体实力仍是在逐渐倒扣。  


  他只能选择离开呼啸,或是离开荣耀。




  ---  




  「这一年来你也很清楚,我已经快要追不上你了。各方面。」  


  「胡扯。」  


  方锐撇撇嘴,同时朝林敬言举起了一只中指,觉得一只不够又加了一只,只可惜加不上第三只。  


  「怎么能是胡扯,你知道我知道对手知道观众也知道的,不提常规赛,全明星赛那时候跟唐……」  


  「老林!」  


  难得提起声量的方锐打断了林敬言的思绪,后者抿起嘴唇茫然地看着窗外。雨还在下。  


  「我自己的状况我自己最清楚。」  


  林敬言轻轻地说道,在方锐耳里听起来却像绝望的剖白。  


  「但你也很清楚,你根本还不想离开赛场,你还是想冲进季后赛,你依然想着拿冠军。这么多年了,你甚至总冠军赛也没打过!」  


  「没打过的人多着。」  


  「是啊,可你看连张佳乐都打过三次。」  


  「……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你为什么要对我道歉?」  


  「我想我们就到这儿了。」  


  无法带领呼啸冲击冠军是一回事,无法继续和方锐一同向前,又是另一回事,拉着讲在一块儿,好多个意思。  


  「老林你几个意思?」  


  方锐揪起林敬言的衬衫领口,愤怒悲伤悔恨全揉碎在指尖的苍白里结成刺,无声无息按进老流氓的颈脖,后来的嗓音全变嘶哑。  


  「上头让唐昊接唐三打。」  


  林敬言低下头从裤袋里拿了烟塞进发抖的嘴角边,在谈起唐三打的时候试图掩饰那些许的不自然。  


  「我听说了,那么你打算如何?」  


  「退吧。」  


  尼古丁里若有似无的柑橘味像这二字飘得云淡风轻灰飞烟灭。  


  「你甘心?」  


  「就算真有不甘心又能如何?」  


  林敬言勾起两边嘴角,笑得那么惨,那么白。  


  「到这年纪了,退是必然的路。」  


  「人老韩还在呢。」  


  「人是大神。」  


  听到这话方锐愣了一下,到口的垃圾话又吞了回去,这当头说什么你在我心中是第一流氓犯罪大神根本他妈的矫情恶心。  


  二人还正对看无语,林敬言的手机突然响起,方锐听了来电铃声知道是职业选手群组,示意让林敬言先接起,从桌上摸来一包水果软糖坐回床边瞎喀。  


  林敬言拿起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名称,心想说人人到说神神到。   




 『来我们这边吧,有你的位置。』  


 「……我考虑一下。」  




  双方的通话很快就结束,林敬言看向方锐,又看回拿在掌心的手机,来来去去有三、四次。  


  自从呼啸明着暗着表现出要释出林敬言的意愿,其实这位全明星的一员也不乏来自其他战队的邀请,但他始终犹豫着,定不下心。  


  倒不是因为转会的台面条件不够好,而是直觉告诉他这些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  


  而在接到这通电话后,方锐几乎是立刻发现林敬言的心思第一次有所动摇,眼神微绽着昔日锋芒。  


  「哪?」  


  「霸图。」  


  「张新杰?」  


  「老韩。」  


  方锐因讶异而停下咀嚼,真心没想到霸图队长亲自伸出了友好的手只等林敬言来握,像是退居幕后与退出战场间的艰难选择题里唯一的光。  


  林敬言盯着方锐,几秒的犹疑如同过了几小时的长考,犹疑的原因却不是来自决断本身,而是决断后那些将要,并且必须结束的事。  


  「去吧。」  


  把嚼到半途的糖咽下去之后方锐又开口说道。  


  「去拿个总冠军回来吧。我不介意你分不分给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笑得特别特别开心,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特别特别真诚。  


  林敬言没有回话,皱起眉头看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滴眼泪含在眼眶下缘,也说不清存啥心态。  


  「我们就到这儿了。」  


  方锐站起身,将还没吃完的软糖袋子对折塞进队服的口袋,经过林敬言身边时举起黄金右手帮他按了回拨,再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文清手快接了电话,林敬言还有些茫,话说得迟了点。  


  「老韩,刚才你说的事……」  


 


  『啪嚓』




  ---  




  『啪嚓』  


  


  方锐走进属于呼啸队长的房间,顺手带上锁,回头看见唐昊正窝在棉被里敲着Pad研究复盘。  


  「看大屏幕不好吗?」  


  书桌上的24吋计算机屏幕黑漆漆的,唐昊干脆是连桌机都不开就光捧着个Pad当粮食,反正微博QQ百度都一早就在Pad里安装好了,啥都不怕,就怕方锐唠哩唠叨--显然也不是他本来习性。  


  「天冷。」  


  「年轻人这么不耐?这可不行啊。」  


  「啰嗦。」  


  「在外嚣张在内滚床,我们宝贝的糕‧下克上‧糖。」  


  「糖糕你妹!」  


  唐昊抬起头看见那张嘻笑的脸,瞬间被点燃了肝火,重重放下Pad从被窝里爬起来伸手就要去揪方锐的衣领,后者轻巧闪过,反被捏住了下颚骨。


  「你又……」  


  下半句被方锐咬进嘴里,带柑橘味的烟草香简直太熟悉。  


  「我乐意。」  


  唐昊也不示弱咬回去,咬到满口水果软糖味,八块钱一大包的那种。


  「复盘看完了?」  


  「你在磨叽的时候我都看完第四回了。」  


  「很好。」  


  方锐颇乐的,他的年轻新队长脾气不好归不好,那份骨气和上进心却是没有比人少。  


  比林敬言还多。  


  他不合时宜地想到林敬言,却无法让自己停止想他,特别是,呼啸的前后任队长有着相同的味道。  


  一个含蓄内敛,一个张狂外放,在他眼里心里却都一个样。  


  都是他的人。  


  或,曾是他的人。  


  方锐倾身低头去啃唐昊的颈脖交界,唐昊揪着方锐后脑的栗色短发忿忿地发出警告却也没打实拉开。  


  「你别他妈给我留痕迹。」  


  「好好好。」  


  倒不是怕人发现他俩的关系,而是正当十九岁年华长着宽肩窄臀的唐昊生性爱打扮,特爱大U领露锁骨和半个胸膛,腰间再挂上一串特别凶残的金属炼,说有多狂就多狂要有多野就多野,迷煞千千万万少女心。  


  这上头,要是多了几颗草莓点缀就叫做破坏画面。至于形象或节操,唐昊其实不是太在乎。  


  几个月里,方锐已经摸清楚哪些地方可以咬哪些地方只能摸,他将棉被推到一边,把唐昊压倒在床上,伸手就去解他裤头。  


  黄金右手唰唰脱下男人的长裤,大腿内侧的几处红色点痕还没全数消去,他在其中几个上头戳了戳,惹人愤恨地扭动。  


  「别玩。」  


  「明天下午才上飞机,可以睡晚点。」  


  「你以为头等舱就特好坐不会他妈腰疼?」  


  「就一次。」  


  「成。」  


  唐昊仰脸看着方锐耳壳上的一双耳环,也不合时宜地想起林敬言。 


  那是方锐和林敬言还在呼啸还在一起时去打的耳洞,当时引起的小感染林敬言也帮忙照顾过一阵。  


  如今林敬言已经不在方锐身边,但耳洞依然没有愈合。像人人都有过去、有现在,但不见得有未来。  




  方锐第三次摸上唐昊的床时唐昊终于开口问方锐你和林敬言吹了啊?方锐回他是啊是啊为了跟你在一起我吹了他。  


  莫名其妙的双关让唐昊没忍住赏了他一招真人强力膝袭,差点直接gg滚下场。  


  唐昊板起脸孔像韩文清复刻版再次问道,方锐这次不打哈哈了也正襟危坐回道。  


  「他转去霸图的那会儿。」  


  「哦……」  


  「怎?看不出你还挺在意名分的嘛?不如哥把你扶正了顺道报告一下老林换他一句恭喜?」  


  方锐三句不离垃圾话,这才第二句垃圾话就回来了。  


  「你妹!」  


  「怕被人说抢账号又抢男人?」  


  第三句依然是垃圾话攻势,新人唐昊开始反击。  


  「那是他没本事。」  


  「才被你这小鬼下克上,怨得很。」  


  一击杀。  


  唐昊没话接了,他怎能想得到方锐谈起前队长前男友来比他还尖锐还狠心。


  「可我们还没赢。和你打配合实在太棘手,你满场冲来冲去总不在我预期的位置上,知不知道陷阱也会觉得寂寞的啊?」  


  「老子不玩猥琐流,胜负正面来。」  


  「你知道老林起先也是不玩猥琐流的吗?」  


  唐昊点点头,一直以来把林敬言当作假想敌真对手的他怎么不会把林敬言的各种战技给摸个一清二楚。  


  林敬言不算实在的猥琐流--他总是依情况使用当下最合适的战术--,而是因为这几年来习惯与方锐搭配,耍猥琐的频率一直在逐渐上升罢了。


  「被你影响的。」  


  「正是如此。那你何不也被我影响一下猥琐一把?」  


  方锐轻轻捏着唐昊不高兴的脸颊,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  


  「别想。」  


  新队长白了他一眼,追加一只中指。  


  「好吧,看来我们只能继续场外默契绝佳场内各自分家。」  


  「神经病。」  


  唐昊忍不住了,中指买一送一加量不加价。  


  「呵。」  




  约莫是用掉第二十三个套子的时候方锐就不数了。  


  特卖时买的三打套子剩下一盒又一个,第二盒的倒数第二个里正装着浓厚的一发,还热着。  


  事已至此也不好说是一夜情,但也不算在交往,称作床伴又显得太生疏,却更不想承认彼此是朋友。  


  队友。  


  就还是队友成了。  


  赛场上的不和谐到了床上却是彼此的鞋,以为这个加那个的分数除以二就能当彼此的最佳队友,以为这就算在对方身上找到优点,让对方在自己眼中不那么惹人生厌。  


  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方锐说一日夫夫百日和。  


  幸亏唐昊没像孙翔那种出了名的火山脾气,脸色臭归臭也是求好心切,回头抱在怀里哄两下说不准也消了气,还能好好走下去。  


  才发现捧在掌心的人就是当年的自己。  


  年轻气盛,棱角分明,还要人宠。  


  方锐仰起头,忍不住笑了,笑得那么惨,那么白。  


  他的指尖滑过唐昊的脊椎骨直到股间的凹下,毫不遮掩的喘息让他心痒,胯下胀得兴奋又煎熬;但他猥琐,他耐心十足,他的一次可以拖得又长又缓,够他今天到明天。  


  明天呼啸对霸图主场。




  ---  




  比赛结束后呼啸的选手们回到酒店时已近午夜,大部分都是吃完夜宵再磨叽一阵准备上床睡觉,但正副队长例外。  


  唐昊没打算和其他队员一道走,直接回房的路上遇见林敬言双手抱胸靠在走廊的墙边,就在他的房门和阮永彬的房门之间。  


  林敬言笑着朝他挥了挥手,唐昊不明所以额角却冒出一滴冷汗,不自觉又开始复刻韩文清的眉头。  


  「你在这里干什么?」  


  没等林敬言回答,他又冷冷补上一句。  


  「方锐刚散场就跑得没影了,你要找他便打他手机。」  


  「不,我找你。」  


  林敬言起身走近唐昊的房门前,用挂着深灰色长大衣的那只手指了指门锁处。  


  「这里?」  


  房间的主人没答话,掏出门禁卡,刷开电子锁推门进房。  


  「进来说。」  


  「打扰。」  




  「什么事?」  


  唐昊开门见山,想速战速决;林敬言如入自室将大衣挂在玄关处的衣帽架上,动作要多熟有多熟。  


  「就想问问你好不好。」  


  林敬言说话的时候没看着唐昊,而是走到落地窗边,看着离酒店有段距离的霸图俱乐部大楼和主场体育馆。  


  「我以为你想问……方锐……」  


  房内安静了好一会儿,林敬言还在看灯火通明的霸图大楼,唐昊还在看林敬言的白衬衫背影。  


  「你好不好?」  


  呼啸战队年轻的后继者没他猥琐,心眼也没他多,仍旧是没听出话里的暗示。  


  「你们好不好?」  


  林敬言转过身往里挪了几步,唐昊啧了一声之后半个字都不说,瞇起眼睛咬牙切齿。  


  这老流氓,知道他跟方锐搞上了。  


  「看来不太好。」  


  唐昊仍紧闭着双唇,看着林敬言自言自语自说自话,最后任他把自己放倒在床上,埋首在胯间。  


  他们一个样。  


  无论是林敬言或是方锐,都一个样--霸道猥琐缺下限。可这流氓同道的自学弟子,只学到霸道一门,其余全挂科。  


  「唔嗯……哈啊……」  


  唐昊依然毫不压抑从喉咙挤出的嗓音,总觉得让林敬言在方锐面前说出『你看看昊崽子在我手下也没敢出声』比『你看看昊崽子在我手下比在你那还舒爽』更令他显得窝囊。  


  前是输给林敬言一个,后是输给林敬言但黑了方锐……得了吧,看起来窝不窝囊难道是当局者决定的?  


  可唐昊没想通。犯罪组合有套招没套招都跟套了招一样,人坑就直接挖在你脚下,连踹都不用,重力加速度9.8m/s^2。  


  「有套子吗?」  


  那玩意方锐才有,他摇摇头。  


  「没事,我无所谓。」  


  林敬言笑了笑跨在唐昊的上边,扭着腰将身下人的性征纳入自己的体内,两方并非完全契合却足够契合。  


  唐昊被夹得一瞬间茫了,回过神时却格外清醒,像每次看见『荣耀』两字出现在屏幕上头时一样清醒。  


  「林敬言,你有什么毛病?」  


  他的下一句本来是『被雷劈中了脑袋才跟我上床?』  


  「多着。食指滑过4和R的时候会顿半拍,寻找目标时习惯举起鼠标右前方,抛沙喜欢抛在35度线,脑后拍砖总要偏两度--当然是在判定范围内。追击时常看对方手部动作看到忘记注意脚步……」  


  「停停停停!谁要听你这个?!」  


  唐昊举起手让林敬言闭嘴,又确认了一下在他床上的人确实是林敬言而不是方锐或黄少天。  


  「你毛病也不少。不爱隐藏脚步声,即使同时有两个人在你面前,街头风暴只集中在视野前方135度以内,霸王连拳喜欢打脸,尤其眼睛和鼻梁……对了、还有汽油瓶抛线从来没有方锐的漂亮。」


  方锐从蓝雨被挖去呼啸的目的原本是作为林敬言的接班人培养,后来使用的角色虽是盗贼,但搭档仍是流氓,自然对流氓的技能也是信手拈来锐不可当。


  这些事情唐昊当然知道。  


  这些事情唐昊听了当然不高兴。  


  「你大爷!少跟我打指导。」  


  「我也不想,才走的。」  


  呼啸要了唐昊,就是计划让他用唐三打。至于林敬言若要继续留在呼啸,自然也只能成为唐昊的导师和陪练。  


  林敬言为人谦和并不代表逆来顺受,他对战队经理摇了摇头,就两个字:『不干。』留下表情复杂的经理和心情更复杂的方锐,静静走出会议室。


  「你当你叶秋?」  


  「你当你孙翔?」  


  唐昊忿忿的喷不出第二句话。  


  林敬言自然不比有『斗神』名号的叶秋,但他唐昊又怎么一定就弱过孙翔--虽然第七赛季时最佳新人的头衔的确结结实实落在孙翔头上,而唐昊当时还在百花,狠狠撞上新秀墙只怨自己还没学会拆迁办。  


  「妈的。」  


  「傻子。」 




  开始下雨了。  


  雨滴打在窗玻璃上叮叮咚咚,看来一时半刻不会停。林敬言伸手在脱下的长裤口袋里捞出手机,七个未接来电,只来自同一人。  


  他不动声色表情淡定,将手机扔回衣物堆中,在心里计算霸图俱乐部到酒店的步行时间。  


  雨天,会慢些;心焦,会快些。    


  他知道,方锐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继续吧。」  


  林敬言俯身亲吻唐昊的唇,一抹柑橘味熟悉至极,自己的大衣里还塞着一包刚开过的。  


  原来那房间里一直有着相同的味道。  


  市面上烟种类那么多,偏巧就撞上同一款。对谁的幸对谁的不幸也不好说,这该死的巧合恐怕连方锐都要哑口无言。  


  「人说玩战术的,心都脏。」  


  林敬言还骑在唐昊身上,突然天外飞来一句。  


  「啥?」  


  「玩流氓的啊……」  


  「玩流氓的怎了?」  


  「没什么,就流氓呗。」  


  前第一流氓笑得无声无息,将笑容藏进陷阱扣悄悄扔在地上,规律的吞吐简直像谁的脚步声。  




  『哒、哒、哒』  




  那串脚步太熟悉,一半是声音一半是地板振,林敬言听到了而唐昊没有,林敬言最少住过这酒店这间房十次而唐昊只第一次。  


  只怪经理图省事每次都订的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正副队长还要摆一块儿半夜搞吃的搞复盘搞查房搞这个搞那个搞上床。  


  呼啸现任副队长刷开门锁一脸吃了爆缩式手雷站在前后任队长面前时林敬言一点也不惊讶,面色潮红勾起嘴角望着他,一只手指咬在上下唇间白浊沿着手臂往下滑。  


  「你在这里做什么?」  


  方锐的声音抖得像林敬言当初谈起唐三打换人上那会儿,你抢我男人我男人被抢了那样。  


  「我想你了,方锐。我想你了。」  




  雨还在下。







 
评论
热度(19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