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 (完结)

提示:夹带微于远于私货。

唐昊定了最早一班回N市的飞机。他甚至比起飞时间提前了2个小时就到了机场。昨天晚上挂了林敬言的电话,心里还有隐约一丝希望他能回来。怀着不安的心情睡到半夜,他骤然清醒,苦涩的事实摆在他面前,林敬言不会回来了。

睁着眼睛到了天亮,一分钟也不愿意多留,给林敬言留了言,离开了这个充满甜蜜和痛苦回忆的地方。

到了机场也没什么胃口吃早餐,他早早的过了安检,找到一个离登机口最近的咖啡厅坐下。机场里行人匆匆,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坐在角落里失魂落魄的青年。

唐昊头痛欲裂,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心情像云霄飞车一样直上直下,折腾了这么久,他终于觉得累了。他在咖啡厅打起了瞌睡,可是闭上眼睛就是林敬言的脸。

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人拍他的肩膀,“唐队,可以登机了。”

唐昊睁眼一看,恍惚之中还以为自己身在战队,一张熟悉而讨厌的脸---方锐。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隐约意识到什么。

“来找老林啊,好久不见他了,怪想念的。”全联盟都知道林敬言方锐私交甚笃,他毫不忌讳的说。

“倒是唐队,你怎么也来Q市了?”方锐笑嘻嘻的拍他的肩。

昨天林敬言去了什么地方已经没有疑问了,唐昊电光火石间想起那天晚上从林敬言床头柜里拿出来的那半管润滑剂。除了他,林敬言还有其他人,难道是方锐?不管是不是,在林敬言心中,方锐远远胜过他的。

巨大的嫉意向他袭来,唐昊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半分钟都不愿意跟方锐呆在一起,转头走向登机口排队的队伍。

方锐没有跟上来。他直到下了飞机都没有再碰到他。

 

 

唐昊回来之后,呼啸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队长的低气压。

他本来就不算好脾气的人,林敬言的事情让他心里像揣着一把火一样随时想发泄出来,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荣耀里,队内的训练和抢boss他比往常更用心,呼啸在这段时间收获颇丰。

但是谁也不敢主动跟他说话:方锐是隐约察觉这件事跟他有关系,刘皓阴暗的揣测他拿腔作调是为了给俱乐部施加压力赶方锐走,赵禹哲和其他小辈连揣测都不敢,生怕触了他的逆鳞。唐昊以前也不是合群的人,现在更是独的像一匹狼。

 

这天也是抢boss,赵禹哲坐在唐昊隔壁,手中操作不断,眼睛却望队长那边瞟。队长到底怎么回事啊都不高兴好多天了,不过严肃的样子也好酷,而且好像还比以前瘦了……

一个鼠标飞起来重重的砸到他身上,耳边传来唐昊的怒吼:“你在看什么地方!你的元素结晶砸到什么地方了?!”

赵禹哲一瞧,本来到施放到boss身上的阵法甩到了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赵禹哲羞愧的不敢看他,唐昊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摔门走人。

 

唐昊一腔怒火的出了俱乐部,漫无目的的往街上走去。N市的正午热的能把人烤化,梧桐上的蝉依然不知疲倦的鸣叫着,却意外的让他平静下来。Q市的一切像梦一样,忽如其来转瞬即逝,这熟悉的街道和蝉鸣,才是他的日常。

他转头想回俱乐部,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食堂的饭点了,还是在外面吃了再回去吧。走到熟悉的小巷,随便找了家小店坐下来才发现,这是当时他跟人打架的时的那家。

没有小混混,也没有林敬言来帮他解围。眼前的面条清汤寡水,他实在没什么胃口。说起来,林敬言明明说,他到了Q市,会请他吃饭带他去玩,但这么简单的愿望也没有实现。

唐昊食不下咽,寥寥草草的拨了几口面条在嘴里,付钱走人。

他慢慢往俱乐部方向走,太阳刺得人眼睛生痛,他也应该学林敬言一样,去买一副墨镜遮遮阳光。转过一个弯,前面的行人在大热天也穿着白衬衣,身材瘦削,步履匆匆。他脱口而出:“林敬言!”

那人没有回头。他却冷静下来,并不是他。身高发型走路姿势,统统都不像。但思念如潮水涌来,他想念他的一切。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牵引着他。他走到那个熟悉的小区。只是想看看那个被林敬言遗弃的家还好不好,就像是看着被他遗弃的自己一样。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喧哗声。是那个房产经纪和一个妖娆的女人。

房产经纪看到他,有点惊讶,但也没多说什么,脸上努力的堆出一个笑容:“唐队长,是你啊。”经纪并不是荣耀迷,但呼啸是N市的名片,经常在新闻里出现。他看着唐昊脸熟,回去琢磨了一下房主的名字,就立刻把唐昊林敬言对上了号。

他拉着唐昊低声说:“那位小姐是有意向的买家。”

转头跟女人说“这位是户主的朋友,过来随便看看。”

女人毫不在意唐昊的出现,对着房子指指点点“这面墙太素了,房子跟雪洞一样!我要涂成粉红色。墙上要挂我去马尔代夫的照片。”

“这面墙碍事,要打掉。”

“不要木地板,要铺成雪白的地毯。”

“沙发和桌子灰不溜秋的,难看死了,都卖二手。”

女人的每一句话都精准无误的戳中了唐昊的雷点。最后一句更是让他的愤怒达到顶点。

这是林敬言的家,这女人哪根葱?

“她买了房子了?”唐昊指着女人对经纪说。

“已经准备签意向合同了。”经纪答道。

唐昊冷笑道:“准备?那就是还没买了?房产证上还没写她的名字她就这么嚣张了。”

经纪人无奈,大哥明明是你比较嚣张好吗?

女人也被激怒:“马上就是我家了,我想怎么装修你管得着嘛!你是什么人?”

唐昊懒得理她,直接对着经纪说:“这房子多少钱?我加5万,买了!”

女人气急败坏的说:“凭什么!先来先得,我再加2万!”

唐昊冷哼一声:“你想跟我较劲?我再加5万!”

经纪要疯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位小姐已经看了好久了。”

“没开玩笑,这房子我买了!全款!你现在跟我一起去取钱,我付定金给你。”唐昊掏了下口袋,幸好带了银行卡,他拍在经纪面前。

 

这个经纪也是个老练人,他看着情况,唐昊算是个名人,不差钱。这房子也来了好多次了,跟林敬言多半有什么渊源。房子多加了10多万,又是全款,而女人又要按揭又要找银行办繁琐的手续,卖给唐昊又简单又能多挣点佣金。显然更好。

他打定主意,连忙把她拉到阳台,“这房子值不了加的价钱。这人有钱烧得慌,你犯不着他斗气啊。我回头介绍一套更好的房子给您。中介费给你打个折,您看行不?”

加的价钱可以买更好的房子,女人一说出口就后悔了,经纪人给她台阶下,她也乐得下来。

“好吧,小李,你帮我留意着房子。”说完这话,女人蹬蹬蹬蹬的离开了林敬言家。

 

“唐队,我客户都走了,你不会反悔吧?”

“现在就去签。”唐昊一时冲动说出口的话像小小的火星,点燃了他拥有这套房子的渴望。他恨不得马上就拿到钥匙,成为这里的主人。

“房子总价多少?”

“320万,您刚才还加了12万,一共332万.”

百花的薪水和奖金少的可以忽略不计,在呼啸的薪资……唐昊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么多钱。

 

幸好定金不多,他心急火燎的拉着经纪签了意向合同。房子的尾款要在一个星期之后办房产证的时候付清。他把账户上的钱清点了一下,还差40万。

呼啸并没有人熟到可以借钱,他回俱乐部,打开QQ,拉出最近联系人名单,大爆手速的敲了一个人。

 

唐三打:“小远!小远在不在?”

花繁似锦:“在啊,怎么啦?”

唐三打:“快点借我40万!”

邹远从凳子上噌一下站起来,“我去!唐昊被盗号了!大家不要理他!”

百花众纷纷侧目,邹远这个时候还不忘给于锋请了个假,“队长我出去拨个电话。”火速拨过去:“昊昊,你肿么了?QQ上是你吗?”

唐昊:“当然是我,我要找你借钱!”

邹远:“40万?要这么多钱来干什么?”

邹远是他最亲近的朋友,唐昊也不忌讳:“我准备买房子,还差一点。”

“好好的怎么准备买房子了?难道你交了女朋友,准备结婚?可恶居然不告诉我!快把照片发过来。没想到糖糕你居然是联盟第二个结婚的人!”

唐昊简直想为邹远的脑洞点根蜡烛。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而且还没交到就被甩了,跟结婚更是万里远。不过确实是跟感情有关系。

这些事当然不能讲,就算是邹远也只能敷衍过去了。“你想多了,并没有。就是看到合适了想买而已。”

邹远见他不愿意说,也不多问“好吧,你来个账号,我下午去趟银行。”

 

找邹远借的钱第二天就到帐了。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过户。可是越到时间逼近,就越不安。

遇到林敬言之前,他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之中,就算当年在百花受到冷遇,他也从来没怀疑过自己。什么事什么人都不用管,只要看着前面就好了。

林敬言是他人生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类型,他冷静理智,表面上温柔随和,对谁都很好,却没有一人可以影响到他的情绪,他从来没见过他因为什么人生气发怒伤心。不,也许有人可以,但这个人不是他。

丑陋的嫉妒从内心升起,他想要见到他,却不想看到他对他摆出对谁都一样的微笑表情,更不想听到他说“我后悔了”。

 

过户的那天还是来了。唐昊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房产交易中心。这是小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N市的清晨意外的堵,车流在路上几乎不能动弹。唐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林敬言会跟经纪一起来还是一个人到?会开他的车么,红灯后面第三辆也是黑色的suv,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车。可恶,当时为什么不记住车牌号。

但是记住又有什么用。林敬言也不会多给他打一个电话。

 

有人从后面拍他的肩。唐昊转头一看,是经纪人,旁边站着他朝思暮想的林敬言。

 

他不知道自己脸上什么表情,但林敬言的表情比他更奇怪,他第一次知道不可置信和恍然大悟同时出现在人的脸上是什么样子。原来经纪没有告诉林敬言卖家是他。

唐昊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快意,几乎要放声大笑。连做爱的时候都一脸老好人表情的林敬言,也会有今天,还是因为我。

经纪的话打断了他满脑袋的火车:“你们认识,不用在介绍了了吧。人都到齐了,我们去办手续吧。”

“等等,先别去。”,林敬言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说话的口气比往常急促:“小唐…”

唐昊想,他会问我为什么买他的房子吧,他为了这个问题准备了一百句话。

可是林敬言说:“你瘦了。”

 

 

 

唐昊委屈的不行,这几个星期发生的事情像走马灯一样袭过来,林敬言给他的伤口上药,林敬言跟他说荣耀的那些事,林敬言高潮时候的表情,林敬言把他抛弃在自己的家里。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口气却一如既往的凶狠:“你管我!”

太丢脸了,没办法面对林敬言,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他转过头,大步向前走,想要远离这一切。

他没有回头,急切的想回俱乐部,想摸到电脑打荣耀,那里才是他的归宿。可是路上车来车往,没有一辆空出租。

手机忽然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多半是房产经纪,他烦躁的要死,大声吼道:“我不会跑单!房子我还要!”

对面传来熟悉而温和的声音“是我”。

林敬言。

他说“你是真的喜欢我?”

“房子不卖了,想住的话我把钥匙给你。”

 “上车。”

黑色的SUV稳稳的停在他身边,车窗摇下,林敬言看着他。

唐昊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上。一眼都不看他,却紧紧的握住林敬言的手,问出了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经纪呢?”

“我已经答应付他双倍的佣金了。”林敬言笑着看他,随即反握住唐昊的手。

 

 

尾声

邹远的场合。

邹远特别困惑。唐昊这个人,在百花的时候跟他是室友,每天起床了就往训练室跑,睡觉的时候才回来,连宿舍都呆不住,怎么可能去买房?他怎么可能有这种需求?

绝对绝对有问题,等他回K市,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想什么来什么,QQ上跳出了唐三打的对话框。

唐三打:“小远!小远在不在?”

花繁似锦:“在啊,房子的手续办好了没?”

唐三打:“[咧嘴大笑.gif]不买了。来个银行卡,我把钱还你。”

花繁似锦:“???为什么???你这样朝三暮四始乱终弃房子是会伤心的!”

唐三打:“我跟房子的主人在一起了。”

邹远说了一句我靠。

更劲爆的还在后面。唐三打:“跟林敬言。”

邹远忽然觉得当年上学时候的阅读理解白做了,这几个字凑在一起他愣是看不懂什么意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你跟林敬言在一起谈恋爱了?”

唐三打:“[咧嘴大笑.gif]是啊。”

邹远被这信息量震撼(雷)得脑内群魔乱舞,简直无法清醒,他推开椅子快步走到盥洗间,用凉水冲了冲脸,勉强冷静下来。

以前的战队队长和现任队长谈起恋爱?没有办法理解这混乱的关系,带入一下百花,就是于锋和张佳乐谈恋爱了?!

“OH!NO!于队你不能跟张佳乐前辈谈恋爱!他的房间百花缭乱,你一定受不了!”

所有人都回过头去看到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发出奇怪怒吼的邹远.


END.

还有两个番外。大家再等等~~~


 
评论(15)
热度(10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