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 第六章

提示:方锐大大神助攻上线。林方纯友谊。

-------

林敬言醒来,模模糊糊的回忆起昨晚的事,被自己雷的差点哭出来。

唐昊还在睡,埋在床上的脸依然通红,嘴唇微微张开,像孩子一样的天真无邪,看到他毫无防备的模样,他落荒而逃,离开了卧室。

用清水洗了一把脸,思考能力回笼,昨天不对劲的地方也有了端倪。他这是色迷心窍啊他!!唐昊!他老东家的现任队长!最有前途的新人!只有19岁!在昨天之前应该没有任何经验!但是生生的被他掰弯了!

至于曾经的下克上,反而是最后考虑的一点。他并不怨恨唐昊抢走了第一流氓和呼啸队长的位置。年轻时也有各种梦想,但是年纪一大,就算不甘心也知道自己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在下克上之前,他就很清楚的知道唐昊的实力在现在的自己之上。呼啸队长的事那是俱乐部的决定,更加怪不到他头上。

 

但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在他身上淫荡的摆动腰肢,他羞耻的无法再呆在房子里。正好俱乐部今天也有事,他留个言给唐昊。然后匆匆踏出家门。

 

一进俱乐部,就看到战队经理。他冲着林敬言笑着说:“老林也到啦,大家都在车库入口,等等就出发。”

今天是赞助商请霸图的队员参加某商业活动。他身为战队的核心成员,当然不能缺席。

“好啊,我这就过去。”

经理歉意的说:“就特别不好意思,主办方改地方了,有点远,今天得在他们酒店留宿,回来不了了。”

之前安排是只耽误半天,他觉得时间不长也就没在意。可是今天一天都不能回去,他想到家里的唐昊,头更痛了。

“经理,我家里有点事,晚上能回去吗?”

经理有点为难,“这个我做不了主,要不你问下韩队?”

 

经理搬出了韩文清,自然是不想他缺席。他到霸图刚一年,也不愿意违逆俱乐部的意思。于是不再多言。这样也好,他跟唐昊都可以冷静一下。

 

他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翻出手机,并没有唐昊的电话,只能打家里的座机。只响了两声便被接起:“喂?”

“是我,今天俱乐部有个活动,我晚上回来不了了。”

“冰箱里有吃的,书柜的第二个抽屉有备用钥匙,没事的话可以出去逛逛,电脑没有密码随便用。”

“我明天就回来。”

他每说一句,唐昊就应声一个“好”。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见。

这孩子肯定生气了,想到他发脾气时,脸会涨得通红,眼睛有点湿润但是非常亮,汗毛都竖起来像炸毛的小老虎,林敬言想到他的样子,心里微微一动,就想立刻回去顺顺他的毛,让他平静下来。就算现在他已经是大神了,但毕竟只有19岁。

只有19岁!想到这里林敬言瞬间清醒。连忙把心中的绮念排除干净。找到大部队集合的地方,上了大巴车。

 

活动的地方离Q市市区颇远,第二天一大早出门,到了俱乐部也几乎中午了。下了大巴,大部队鸟兽散,他想到家里的唐昊,他也无心多呆,赶忙驱车回家。

开到一半路程便接到电话,来自方锐。

“老林!我在Q市机场,来接我!”方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落。

方锐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就跟他说要过来,此行确实是有要紧的事。林敬言离开呼啸之后,他跟战队新风格不兼容,生存环境也愈发的艰难。林敬言心里很清楚,他在新赛季势必要转会去其他战队。

他邀请方锐到霸图来看看,方锐是自己是最熟悉的前战友和最亲密的朋友,了解他像了解自己一样,在呼啸的最后一段时间经历也类似,这是方锐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时刻,他也想给出自己的建议。

 

林敬言转过方向盘,换了个方向开往机场。方锐站在机场出口处等他,果不其然憔悴了很多,见到他就给了一个熊抱,“林大大,好久不在!”林敬言大笑:“方锐大大,你还好吗?”

这个话题自然是一言难尽。他把方锐带上了车,往酒店方向开去。

 

没想到这一谈就谈到深夜。他们喝了点酒,林敬言不敢开车回家。

想到唐昊还在家里,他心里有点内疚,趁着方锐洗漱的空隙,他走到阳台,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林敬言!”唐昊的声音带着不少火气。

“小唐啊,我有个朋友来了,要陪陪他,晚上就不回来了。”

 “我明天就回来。”

时间停止一样的安静了几秒钟,仿佛对方已经没有在电话边。

“喂,你还在吗?”

对面的质问暴躁的像火灾现场:“什么朋友?!”

 “……”

啪!电话毫不留情的被对方挂断。

 

林敬言苦笑。他未尝不知道唐昊误会了什么,但是方锐在转会的敏感时期到Q市来,很难不让人产生什么联想,事关重大,他也不能随便说出老友的名字。

明天回去,一定要跟他好好谈谈。可是他愿意听吗?年龄的鸿沟简直不可逾越,互相理解难若登天。如果单纯是炮友的话那倒是无所谓,认真谈恋爱压力太大,他没有能力去承担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压力。他相信唐昊表白是发自内心的,但是一时情迷之下说出来的话能有多长保质期,他不知道。

 

他叹了一口气。看到方锐洗漱完毕出来,连忙把杂念抛诸脑后,专心跟他讨论转会的事。

 

方锐第二天中午的飞机。林敬言惦记着家里的唐昊,没有送方锐到机场,直接开车回了家。

他想好一万句话安抚唐昊,给他一个解释,深呼一口气,敲门,无人应答。

他开门进去,没有人招呼他,房间安静的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

餐桌上孤零零的放在他带过来的唐三打的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是他走之前写的留言。

“小唐:

俱乐部有点事,我得过去。一会儿就回来,等我吃晚饭。

林”

纸条后面是歪歪扭扭的陌生笔迹。只有三个字。

“我走了。”


 
评论(6)
热度(6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