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韩张]心茧<31-END>

漠花:

31.


.


自两人重新搅合到一起后,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不少,却从没进过对方家门,没人主动邀请,也没人率先提起,就像是在默契地坚守着各自最后的领地。


张佳乐没想到孙哲平会在这个时候带他回家,而和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是,孙哲平家在一个颇有些年份的小区大院里。


地方并不偏僻,甚至还挺靠近市中心,十足的黄金地段,但却异常幽静,像个被圈起来后刻意遗忘的角落,在城市背阴的地方滋长着潮湿的绿意。小区里都是些不高的老房子,潮湿斑驳外墙上贴着大片的爬山虎,最大的那棵槐树的树冠把小区门口的门卫室盖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光都透不下来,看门的大爷就搬着条凳坐在门口,见来了车还得站起来手动开了铁门。


“……你这是,提前步入了退休生活?”


张佳乐连墨镜都不带了,摇下车窗往外张望了两眼,整个小区里都安安静静的,大概是因为临近饭点没人出门,居民楼里还传来些炒菜做饭的炊声,伴随着炸辣子的呛人香味。


“这是我小时候跟我爸妈住的地方,现在我一个人住。”


孙哲平的语气平静,却让张佳乐愣怔了好半天,从两人认识到现在这么多年里,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孙哲平提起家里的事情。


车子在花坛间狭窄的石板路上前行,轮胎下发出让人胆战心惊的声音,磕磕碰碰地终于到了块看起来废弃已久的篮球场,孙哲平把车停了下来。


“就旁边这栋,三号楼。”孙哲平一边从后备箱里拿东西,一边对下了车后就呆立不动的张佳乐说。


“哦。”张佳乐心想自己的样子大概是有点傻,却依然不敢动弹,他觉得自己像是个一不小心踏进了属于孙哲平的过去里的穿越者,稍微动一动就会影响对方人生似的。


“我读小学时这里还有人打篮球,”孙哲平提着一袋子吃喝拉撒的生活用品走到他身边,“后来就改成停车场了。”


张佳乐又点了点头,机械地跟在了孙哲平的身后进了门洞,老式居民楼没有电梯,所以又跟在孙哲平身后缓慢地爬着楼梯,到了顶楼时觉得双脚都有点发颤,但好歹呼吸还算平稳,没有丢人。


“身体不错啊?”孙哲平掏钥匙开门时看了他一眼。


“废话,和一场两小时的live比起来这就是小case好吗。”张佳乐吐了口气,终于有了些实感。


.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装修和陈设都很老气横秋,孙哲平把手里的东西甩在鞋柜上,又给张佳乐翻出双拖鞋。


这感觉太怪异了,像小时候去同学家做客似的。张佳乐因为自己这个想法而颤抖了一下,终于想起了另一件事。


“你爸妈呢?”问出这话后他绝望地觉得更像是到同学家做客了。


“十几年前就搬了,这里房子不让随便往外租,空着可惜,我回家后干脆就搬了过来,”孙哲平指了指沙发,“随便坐。”


张佳乐就真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眨巴着眼睛看孙哲平收拾东西,从卷筒纸到洗碗刷,甚至还掏出了一盒鸡蛋。


这个场景生活化得简直从怪异上升到了不可思议,张佳乐简直想跳起来大喝一声是不是两人都拿错了剧本,可最终他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直到孙哲平从厨房端了杯水出来。


“想说什么?”孙哲平把水放到他面前,然后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问吧,无所不答。”


“你什么时候回家的?”张佳乐把水杯握到手里,眼睛却盯着茶几表面。


“你出道后,我为了治手就回去了,顺便接了我老头一些生意。”


“包括搞娱乐公司?”


“那是楼冠宁搞的,我手头刚好有闲钱,就入了一股。”


“你的手到底怎么样了?”


“坚持复健,应该有能好的时候。”


“你想过来找我吗?”


“想过,想着等你退了的时候就来找你,花点时间,应该能追回来。”


张佳乐笑了一声,终于抬起头去看向对方,发现自己其实没什么好问的了,在几句话里他们就将过去清算得干干净净,原来一切都简单明了得吓人。


“你卧室在哪儿?”张佳乐往四周望了望,“要不咱们还是去搞一次吧,坐这儿我心慌得很,老觉得你爸妈得回来。”


.


接着他们就在孙哲平的床上痛痛快快地搞了一次,哦不对,两次。完事时太阳已经全然不见踪影,四周陷入了黑暗,只有窗外的月光和路灯往屋里沁进些光线。


张佳乐裹着孙哲平床上那床小毯子,仰面躺着一动不动,觉得话果然不能说得太满,这一搞比开两个小时演唱会累多了,刚才他帮孙哲平做口活时孙哲平一时激动还把那玩意儿往他嗓子眼里捅了几下,害他现在不仅后面难受还嗓子疼,简直亏大发了。


但作为主要劳动力的孙哲平看起来也累得够呛,喘了半天气后才爬起来扭亮了台灯,靠着床头点了根烟。


“我还没问你呢,”孙哲平扭过头来看他,“你想过来找我吗?”


会问这种问题的孙哲平实在是太不像本人了,张佳乐忍不住用最后那点力气笑得乱七八糟,然后摇了摇头。


“没想过,我满脑子都是怎么能快点把你给忘了。”


“也对,”孙哲平非常赞同,“你就应该多为自己想想。”


“我觉得我挺自私了。”


“真自私的人不会这样想。”


张佳乐哑然了,看着在台灯昏黄的光线里影影绰绰的天花板,慢慢平顺了呼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很久都没这么轻松过。


“你就是太心软,”孙哲平用一只手来拨弄他的头发,“要不就不会让我这么就把你重新搞到手了。”


“谁把我搞到手了?”张佳乐使劲呸他。


“我啊。”孙哲平大言不惭。


“我们这就算又在一块了?”


“算啊,怎么不算。”


“那赶紧的,给我煮碗面去,”张佳乐拿脚尖踢孙哲平的腿肚子,“展现一下诚意和打这么多年光棍儿培养出的厨艺。”


孙哲平笑着骂了他两句,但自己也确实饿得不行,从地上捞了条裤衩套上就领命煮面去了。


.


张佳乐继续在床上死了一会儿,又好好打量了一下孙哲平的卧室,刚刚进来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多看几眼两人就滚床上了。


衣柜看起来是陈年的老古董了,墙上有贴过海报然后撕掉的痕迹,地上都是衣服,不知道哪些是刚刚脱的哪些是本来就扔在地上的,墙角放着好几个吉他包——


张佳乐翻身坐了起来,也学孙哲平一样从地上捞了件T恤套上,好像还是孙哲平的,但他没管这个,东倒西歪地去看那几把吉他。


有新有旧,甚至还有片场里那把用来当道具的破吉他,张佳乐把它取出来拨了几下,已经换好了弦调好了音,至少能听了。


张佳乐就这样抱着这把吉他在卧室里转了好几圈,准备等会儿给孙哲平展现一下自己的琴艺,但最后目光却落到了窗前的桌面上,整个人也呆住了。


桌面上用笔压着几张纸,就算是借着不太敞亮的灯光,他也能看得出那是几张把音符划拉得鸡爪似的乐谱。


.


孙哲平一手端着一碗煎蛋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张佳乐正拿着那两张乐谱。


“靠!放下!”他双手被占,施展不开,只能先发一声喊。


张佳乐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先把面放下吧。”


这话十分靠谱,孙哲平也只能先把面给放下了,回头就去抢那两张纸,但张佳乐也没奋起反抗,直接递给了他。


“写给我的?”


“电影的主题曲。”孙哲平接过来直接塞进了抽屉。


“那就是给我的。”


孙哲平忍不住笑了,伸手按住了张佳乐的后脑勺,把人拉向自己。


“对,给你的,唱吗?”


两人额头相抵,近得可以看到对方眼中彼此的倒影,还有闪烁着的、像冬日星空一样璀璨而又耀眼的光芒。


“唱啊,第一个就唱给你听。”


.


0.


.


张佳乐开始录新歌时,荣耀的电影取景已过了大半,开始向媒体解禁消息,其中包括张佳乐将演唱电影的主题曲,并借此复出歌坛。


但当时霸占新闻头条的消息却是霸图公司的高层动荡,韩文清用雷霆手段购得了董事会里几位握有话语权的股东手里的股份,重组了董事会,但更让人吃惊的是他接着就将这部分股份都转让给了时任霸图唱片公司的总经理张新杰。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但霸图的股价却只涨不跌,让人摸不清头脑。


“哎,我看老韩的意思是要放权给新杰,你说呢?”


张佳乐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兴致勃勃地跟前来接他的孙哲平八卦。


“嗯,”孙哲平心不在焉,盯着张佳乐从领子后边露出一点的左肩看了半晌,“你弄了个什么?”


“这个?”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后肩,“等封面出来你就知道了,啊,你以后可别在记者面前脱衣服。”


孙哲平气笑了:“我为什么要在记者面前脱衣服。”


“那就成了,”张佳乐拍了拍手,“回家。”


.


后来,孙哲平确实直到拿到 CD样本时才明白了张佳乐的意思。


CD的名字是《心茧》,和很多年前他们自己搞鼓出来的那张一样,同名主打歌由他作曲,张佳乐作词,里面还收录了一段他的吉他solo。


而封面上的张佳乐被包裹在半透明的翅膀里,露出的左肩上画了他们两人共有的那个纹身,在和孙哲平身上一样的位置。


他拿起CD,对着阳光看了看。


那就像一只刚刚破茧而出,懵懂而又将要向着未来振翅的蝴蝶。


.


END




正文就到这里结束了,谢谢一直追文的大家,在本子里会收录双花及韩张各一篇番外,谢谢支持,谢谢谢谢。

 
评论
热度(84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