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方唐]Mr.Sweet

林栖者:

全职高手
方锐×唐昊

*一杯清甜微酸的方糖水
少不了其中添加20%的林敬盐。


Mr.Sweet

“几块糖?”他正往池子里吐牙膏沫,水声之余听到外头方锐问他。唐昊朝外探出个脑袋,见方锐站在料理台前揉眼睛,面前两只杯子蒙着热气儿。碍于嘴里叼了牙刷,他只敲了敲门框,跟人比划了三根手指。你走走心别把眼屎掉进去。这话在唐昊脑子里遛了一圈,他想一想,又没说出口。
方锐一脸惊悚地往唐昊杯子里添了三块方糖,它们悄声无息,和杯中咖啡化得沆瀣一气,他瞪着眼打量,非要从中看出什么洪水猛兽的端倪。小孩子才往咖啡里放这么多糖。他也只想一想,并没有说,唐昊小了他三岁,方锐像他那样大的时候,最烦别人把他当小孩儿。

他们这一轮打到英国。伦敦成天湿着,住宿房里常有蕈菌生长的霉味。方锐拉了窗帘,竟难得是个晴天,天蓝得像泼上去的硫酸铜溶液。不过这个比喻方锐打不出,他只不合时宜地想起,林敬言在呼啸时常穿一件这样蓝的衬衫。正当此时唐昊洗漱完毕从里间走出来,肩上搭了条毛巾,水汽迷离地撞见窗前一只断鸿的背影:“……吓,你不穿裤子!”
方锐晚上习惯裸睡,半夜气温骤降被冻醒,还困得厉害,重新睡倒之前只来得及往身上套件Tee。现在他抬眼瞅瞅唐昊肌理紧细的上半身,低头看看自个儿光溜溜的两条腿,没什么臊可害,反而嬉皮笑脸:“吓,你不穿衣服!”他故意学着唐昊的语气,荒腔走板。又问,“大早上洗什么澡?”

唐昊睨他一眼——这一眼夹着他发尖上滴落的水和眼角一抹蒸出来的红——然后端起那杯咖啡一口气喝完。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方锐替他腻得呲牙咧嘴。“今天天气挺好。”也不知道这是在答他的话还是没理他。联盟近年来挖掘新生代身上的商业价值,唐昊这等端正面相的年轻队长难逃皮肉操练,终成就一具宽肩窄臀的好身材。方锐身栖美女战队,又有几个水灵灵的新人在队里博人眼球,卖脸卖肉都轮不上他来,不免多瞄了两眼横在自己眼前的这把精腰。唐昊被他盯得发毛,说你看什么看。他便不着调地哼了句牡丹亭里的“娇莺燕语,眼见春如许”,转过身穿裤子去了。

早在国内适应训练那会儿就被迫的同居造就了他俩此时薄脆的和平。分房这事是叶修主谋,喻文州策应,过程阴险奸诈肮脏无比,其他人沦落为暗箱操作的牺牲品。方锐先得到通知,在叶修面前大吵大闹撒泼打滚——按他的逻辑是,原本同队的才最该同寝,培养默契增进感情,所以他要和苏沐橙睡一起——叶修差点没一口假中华喷死他。后来唐昊也知道了,倒没什么直接反对,让叶修狠狠欣慰了一把,猛对方锐“油兮兮人家油兮兮油”。结果试住第一天晚上唐昊就和方锐打了起来。正巧第二天林敬言飞来探班,一人一个熊猫眼蹲在他手边。幼稚,太幼稚了。林敬言一边一个棉花团给他俩擦紫药水,职业选手,两手都稳得很,没发生左手边那个被擦进眼睛里的意外事故。你们都多大的人了啊还能打成这样……方锐你怎么不让让他?
他先出手的啊。方锐赶紧撇清责任,他是林敬言右手边的那一个,心理上比旁边那位安定得多。
他抢我夜宵。唐昊立刻回嘴解释,他不喜欢林敬言说什么让不让的,是把他当小孩子,可他明年就二十了。
林敬言蹲着和门口站着抽烟的叶修搞了个对视,心有点累。你们好好相处嘛。他帮唐昊吹了吹额头上磕破的一块皮,方锐转头找苏沐橙要酸梅吃。都算是我半个徒弟,住在一起,培养默契,增进感情。林敬言笑得春风化雨,和方锐撒泼时说的话一模一样。

眼下方锐叼着根巧克力抬头看窗外一片朗晴,思维从蓝衬衫发散到林敬言,先想到的就是这么个事儿。他原本觉得唐昊没打过他,才在额上留了那道小口子,被林敬言惦记上,只能算弱者需要同情。然而如今他跟林敬言一样惦记上了那道口子,忍不住扭过脸朝坐他旁边的唐昊脑门上瞅,接二连三,频频发难,大有越看越久越看越新鲜的意思。唐昊忍不了了,伸手掀他椅子,闹了挺大动静儿,在座的都往他们这边看。“小唐?”挂了个无框眼镜在脸上的喻文州冲他微微一笑,指节敲一敲身后的显示屏,“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这是在开晚上比赛的研讨会,对手不算强劲,不过这帮闲人最不缺时间来走这个过场。唐昊一口闷气憋在嗓子里,不搭喻文州的腔。刚刚差点被掀翻过去的人又不长记性地伸了胳膊过来捞他肩膀,“报告喻队长,Mr.Sweet有点起床气。”方锐叫得特别甜,不远处的楚云秀笑出了声,“他昨晚睡得不好,还蹬被子来着。”
这下是全场都笑出声了。唐昊阴下脸,像十八岁的韩文清,“你胡扯,明明是你晚上磨牙说梦话。”这些天的磨合里他最大的成功就是学会了怎么跟方锐打嘴仗,再也不用趁夜深人静偷偷摸摸地踢矿泉水瓶泄愤,“你才Mr. Sweet,废物点心。”

方锐在兴欣的这个小昵称不算秘密,被唐昊这么带着火气地喊,他心里头还怪乐的。你怎么不让让他呀?——林敬言还在他脑子里问。方锐心想我多让他,等会儿给老林去个短信,说唐昊老是踢他水瓶。房间最那头的叶修被一团烟雾笼在后面,模糊看见表情似笑非笑高深莫测。方锐被他盯得心紧,飞快地比给他口型——你这妖怪。叶修拎了烟朝喻文州的方向一指,意为他甘拜这人下风,只愿意做个人精。

会开了个把小时,方锐也在唐昊脖子上挂了个把小时,他身上有股子清甜味儿,不带平常男人的尘烟气,唐昊心想明明早上不是他洗澡,却为这味道忍了方锐和他接触甚密。会开完到了饭点,他们一路往餐厅走,方锐手插在口袋里,问他下午有什么安排没有。唐昊想一想,说没有。方锐就说哦。没有谁能想象方锐和唐昊搭起伙来手拉手参观伦敦,逛大英博物馆游泰晤士河到特拉法加广场喂鸽子最后再上伦敦眼打个啵,当然他们自己也不能想象。这天下午方锐和叶修被苏沐橙她们拉去当逛牛津街的苦力,唐昊合计半天,跟孙翔周泽楷组团刷221B去了。赛前他们才碰上面,方锐瘫在选手席上,说女人太可怕了。“今天团队赛我不上,绝对不上。”他给唐昊摊开手述说他黄金右手是怎么被当成真金子在用的,唐昊几乎没听,只顾着看他掌心开合,三道深刻的手纹细静地蔓延,长成一条斜斜流淌的川。

到头来方锐还真没上团队赛,他甚至连比赛都没上,联赛如国内积分赛制,他们这场擂台定输赢。唐三打一挑三完美收官,角色是系统面目,偏偏让方锐看成林敬言的脸。他想自己这是绝症了,非得找个药医不可,正想时唐昊就从台上走下来,一脸常有的不高兴,和笑着像朵花儿的方锐是鲜明对比。唐昊管他要苏打水喝,不要他重开一瓶,就喝他手头的。方锐递过去,看他喝了一口,皱一皱眉,问,“有糖没?”

方锐一脸惊悚地瞪着他,“你喝苏打水也加糖?”
“这个不好喝,加点糖好点。”唐昊的理论是难喝的东西加了糖会好喝,方锐想,不知道对他而言人是不是也这样。

这时候谁身上会带糖,唐昊问了一圈,没问到,决定还是换瓶番茄汁喝。那头方锐突然招手让他过去,喝了口那瓶苏打水,做出一个呲牙的表情,“你尝尝够不够甜。”
唐昊接着他喝了一口,气泡在嘴里转了一遭,舌根泛苦。他刚想发作,就被方锐整个拉下来吻上,一时间只有嘴里的咸涩和扑鼻的甜味被感官捕捉到,混发成一丁点酸和热。这个吻捱在退场人群无暇顾及的角落,他俩的包被谁叼着烟拎走,方锐扶着唐昊的后颈,拿舌尖一点点地勾他口腔上颚,余光瞥见唐昊红了一小半的耳朵,心想我的病可算是有救了。

“甜不甜?”方锐松开他以后又问了一遍,笑容危险。
唐昊拿舌头抵住下唇,顿了两秒。“……还行。”他把头扭到一边。


End





*2014.5.4补注:听说原作设定联赛统一在瑞士,不飞来飞去。这里统当二设吧,不想改。私货缘故,我非写英国不可(笑)
 
评论
热度(55)
  1. 绰绰春花梓皈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