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喻黄到底欠了同人作者多少钱》

哈哈哈哈哈

不能说名字的人:

踩雷无数后的一些吐槽,只针对各种设定情况下OOC的人物性格和情节,对情节不对人不对设定。


觉得雷请及时关掉,谢谢合作。






这是个普通的午后,蓝雨战队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坐着蓝雨的正副队长,只是这时他们并没有在严肃地讨论下一场比赛的战术,黄少天手里拿了个册子,抖了抖对喻文州说道:“今天中午郑轩给了我这个,上个月徐景熙给过我一个类似的,上上个月宋晓也……”


说到这里他竟有些不忍,摇了摇头道:“实在不能忍,我想知道队长你拿到的那一份里,你有多少种猎奇的和我告白和我分手和我搞一夜情然后劈腿的方式?”


喻文州笑得温和,他也同样拿起了自己手里的那一份,随手翻了翻,笑道:“少天你一定要在吃完午饭后和我讨论这个吗?”


“我看看啊,你看这里,我是个像神经病一样的STK,给在网站上写小说的你爆手速点了无数个赞……卧槽啊我知道我手速很快可是我这是闲的蛋疼了才会去做这么无聊的事儿吗?”


“而我是一个……淘宝卖家?”喻文州扫了一眼黄少天说的那一段,“看错了,我是个写小说的菊苣……啊,懂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所有说‘亲’的都是淘宝卖家啊队长!“黄少天大笑起来,但他往后看了两眼,便笑不出来了,他有些手抖地指着一行字问喻文州,”队长,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平行世界里的我是有多脑残,才会用‘脱肛’这种词来形容自己吗?“


喻文州的笑有些绷不住,黄少天看他一脸想笑又碍于队友爱而不能的神情,“队长你笑什么!你都是个太太了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好吗!”


“好吧好吧,我们能翻篇了吗?”喻文州直接往后翻了翻,“哦……我的天哪。”


“诶诶你又看到什么了?”黄少天凑过去看,但下一秒他为自己这个行为感到了后悔,“卧槽!我的小脸红扑扑的?小黄猫?小黄喵?这是我?队长你看着我你不要再看这玩意儿了成吗?”


“好了,我不看了,我们换一个……”喻文州顺手往后翻了一页,又看到了个标题,有些忧虑地抬眼看了眼他们的副队,决定不和他说这个了。


“我压力好大啊,虽然我是个话唠,比较喜欢说话,聊天的时候也经常飙很多字,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会一口气说快一千字然后把自己憋得气喘不过来的笨蛋好吗?这一段话连个标点都不打,是觉得我其实是说相声的吗?”黄少天皱着眉,嫌弃地翻了翻手里的册子,“而且为什么我一定要染一头黄毛?因为我姓黄我就得染黄毛吗我不想当个21世纪的杀马特啊队长!”


“我觉得我没有立场回答这个问题。”喻文州沉吟着回答,“虽然我手速不快,但是那是游戏的手速,看着我在这些故事里被演化成一个生活中的手残,这个不会那也不会就罢了,而在某些成人向的方面,居然也要带着‘手残’的名号,我也有点烦躁呢。”


“唉,这都算了,更糟的是我还经常被写成一个一看到你微笑或者和我说话就肾上腺素狂飙,脸红心跳的纯情少女look,我的天哪,要真是这样,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就得了神经病好吗?”


“你也不要太烦闷,至少你还是个纯情的人,昨天我还听说,我在另一本册子里,是一个脚踩两条船,玩弄着一个女生和一个男人感情的人呢。”喻文州宽慰他道,“而在这个圈子里,那种行为,似乎叫做‘渣’。”


“心疼队长。”黄少天深以为然地评论道。


“根据不太完全的统计,我们还出演过一个‘三生三世·两只白鼠’的剧本,有一次你是小白鼠我也是,下辈子你还是小白鼠我是人,我把你剖了,最后一次我们都是人,可是我结了婚,你暗恋我……”喻文州看着册子一边念着一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妈蛋!我是得罪了多少人?!这是有多惨啊!被解剖!实验室的老鼠?!妈蛋好不容易成了人居然还在玩单恋?能不能有点爱啊!不是据说她们都是因为喜欢我们才写的吗?我猜这个人,肯定是敌方派来的卧底!”


”这里有些还挺时髦的设定,你要看看吗?“


黄少天闻言往后看,看了几行就崩溃道:”队友之间为什么要如此伤害!为什么我是个小明星而你是个大总裁!喻总!你是要包养我吗?!哦哦哦居然还有我是个官二代你是个黑道总裁的设定?!是有多喜欢看霸道总裁爱上我!就不能老老实实去看言情小说吗?“


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不忍地说道:”我并不是想这么伤害你……不过这个……我不念了你自己看吧。“


黄少天狐疑地顺着他指的页码往后看,随后目瞪口呆地用干巴巴地声音呵呵了两声,有些难堪地用手捂住了纸上那两句:"喻文州你看!我长小鸡鸡了!!!"


很懂黄少天心情的喻文州再次为了宽慰队友,只好对他说:“或许这个能让你开心点——在那里面我被你怀疑有恋童癖——少天,你看,这里还有要把我卖掉的设定呢,啊我看看是卖到哪里去……微草吗?哎,这个不太合适吧。”


“何止不合适。她是觉得我们队从老板到队员还有经理人赞助商都是死的吗?”


“不过这些设定至少我们还是两个电竞选手……不是些奇怪设定下还会有发情期的奇怪物种。”喻文州说道,黄少天似乎想起了点什么,说:”上次张佳乐给我看了个截图,那里面意外怀孕的我在他面前哭的梨花带雨,而他安慰我说,少天,不要哭,孩子听了也会伤心的。“


黄少天面色严峻,带着视死如归的神色说完这句话,喻文州忍了忍没忍住,还是一下子笑了出声。


”我们在最后看一个,就去训练吧,我看我们一定是无形中欠了这些人很多钱,就权当倒霉催的好了。“


喻文州说着,又往后看了看,抬眼来看向黄少天,问道:”少天,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黄少天想也没想,直接说了句:”爱过!“


”严肃点少天。“喻文州咳了咳,继续道,”少天,没了声带,你还会继续打荣耀吗?“


黄少天刚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听见这一句被呛了个半死,他咳了好一会儿,才顶着一张通红的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喻文州:”不是吧?她们不是我的粉吗?居然是认为我是拿声带来打荣耀的————————??!!!!!“


喻文州笑了笑合起了那本名为《喻黄CP镇圈经典》的册子,站起身来:”走吧少天,我们还要训练呢。“


黄少天点头,顺手把自己拿的那本扔去了一边:“唉,反正我不是个动辄就脸红心跳,还说话不带标点被自己一口气憋死的黄毛小子杀马特,队长你也不是连那啥都要被嘲笑手残还要被人卖到别的队去的人,只是用了我们的名字而已,和我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随他们去吧。”


喻文州微笑应道:“说的很对呢,少天。”


随后他又有些坏笑地补了一句:“不过少天,你说的不够浪呢。”




完了




参考文献:经常扫喻黄tag的,应该都懂。


谢阅读。



 
评论
热度(16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