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番外)——【孙策】总要飞(完)

跳跳糖:

孙哲平X吴羽策


(隐CP:轩新,乐昊,双鬼,双花等,其他看心情顺手刷……)


乐昊没忍住刷得有点嗨,就打tag了


这个直接是全篇,前面两个我删掉了。


******


苏黎世国际机场。


长途跋涉后的疲倦多少带去了些许国际比赛的兴奋,一行人先后出关,三三两两的往所租赁的大巴走去。


没有俱乐部队友,李轩顺口和两女孩子胡乱扯了几句,换来个摆行李的活儿,正挠头思索着箱子是横着塞还是竖着塞,顿觉后车车灯闪了下,李轩不由得朝后望了眼,随即楞了。


“阿策?”李轩怀疑地不敢喊得大声。


后车边正要拉上车的人却好像听见了,抬头看见是李轩,也怔了下:“队长,这么巧。”


李轩转头见肖时钦上来,也索性搁下行李走了过去。


“你……”虽说从一起看决赛到国家队出征,不过小半月时间没见,这会儿看见吴羽策突然出现在苏黎世,李轩心里也不由得五味杂陈,话出口,却不知怎么说下去。


倒是吴羽策,顺手指指车里:“和朋友来看比赛,你们加油。“


李轩啄米似地点头,“酒店定了吗?“


“住朋友家。“


“李轩你箱子要不要我给你塞进去?”后头肖时钦见他还不回来,也催了起来。


李轩回头应了声,再看吴羽策似笑非笑的表情,匆匆留了句:“那再联系。”


“嗯,再联系。”吴羽策挥手,坐进车里。


李轩走回大巴的时候,后面那轿车才发动,情不自禁的一个回望,却看见擦着大巴疾驶而去的车里,握着方向盘的怎么好像是孙哲平?


又是一秒的楞神,李轩当即四下找了一圈张佳乐,只听不远处奔放的笑声由远及近,刚走出来的张佳乐正拽着唐昊的耳朵闹腾着。


那看来张佳乐是没看见吧?李轩暗暗松了口气,上车找到空位坐定,却又是隐隐的不安……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


 


孙哲平在苏黎世的公寓已经不那么新,墙角泛黄的水渍和窗帘底下薄薄的灰尘都在透露着这里久未有人居住的事实。


吴羽策将行李放到孙哲平指给他的卧室,见不算大的床上那卷成乱七八糟的被子显然是孙哲平自己一早起床后没有整理的模样。吴羽策走过去,提起被角挑眉朝孙哲平笑起来:“你也够直接的。“


孙哲平耸耸肩:“太久没人住,楼上漏水漏得主卧都得重修了,约了工人后天才来,先坚持一下。“


“那谢了。“吴羽策自然不会介意这些,何况和孙哲平的关系,谈不上情侣,却也断断续续的,各自默认了好多年。原来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国家队集训名单出来后,孙哲平一个电话过来,“去看吗?““一起吧。”吴羽策当即应了。


 


冲了个澡洗去旅途的疲惫,吴羽策披着浴袍从浴室出来,湿淋淋的头发还滴滴答答落着水珠,孙哲平丢了条干毛巾过来,道:“等下佳乐他们要过来,你要不要吹吹干?”


吴羽策顿了下,看了眼挂钟上已经不早的时间:“这个点?”


“好像是。”孙哲平点头。


“那我出去买点东西。”吴羽策拿毛巾胡乱揉了揉湿头发,转身就要去换衣服。


“急什么明天再买也行。”孙哲平拉住他。


说话间门铃已经响了。


两人互望一眼,知道是张佳乐。但是张佳乐不知道,屋内还有一个吴羽策。


“铛铛铛!这是来自霸图的问候~~~”张佳乐一手提着个大礼包似的玩意儿,还举得老高,从门口就喊了起来。孙哲平是硬把“霸图的问候”摁下来后,才看见后面跟着张新杰的。把两人让进屋内,关门,再往回走的时候,屋子里忽然之间的沉默,愣是孙哲平也打了个寒颤。


张佳乐愣愣地站在吴羽策面前,浴袍,未干的头发,该是刚洗了澡,如果不是自己的来访,这张沙发上现在本该发生的事,他已经能想象得到。


“坐啊,都站着干嘛!“还是孙哲平先打破这样的尴尬气氛,”你们大老远的就带点这个来看我?“指着礼包里的各种Q市特产,孙哲平也算是故意岔开了话题。


张新杰上前指了几个要放冰箱保鲜的食品:“前辈抱歉这么晚打扰,这几个我们怕坏就赶紧先拿过来了。“


孙哲平乐了一下:“你不急着睡觉了?“


“没事,一样是要倒时差。“张新杰说着朝吴羽策这边看了眼。


本来就挺奇怪的一次意外相遇,这会儿自己还凑在里面,吴羽策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于是索性问道:“你们喝什么?我去拿。“


“没事没事,来的都是客,你们坐,我去拿。“孙哲平提着两袋冻食往冰箱走去,再出来时,果汁可乐拿了一堆,张佳乐却趴在沙发上玩起了烟灰缸。


孙哲平看了眼,也不做声,那是个许多年前张佳乐从意大利旧货市场淘来的小玩意,不算精致可爱,而且后来证实还被讹了双倍的价钱,不过那个双十年华的夏天,两人在这栋房子里吵吵嚷嚷度过的每一天,可一点不比在百花的日子失色。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终还是回到荣耀上,才使气氛自然起来。张新杰掐着时间起身道别的时候,张佳乐也连忙站起来。


“走了走了,回去睡觉。我都还不知道和谁住,东西丢给昊昊就直接过来了。”张佳乐嘟哝了句,又不太情愿地去看张新杰:“新杰啊,要不我凑你那儿?”


张新杰摆摆手:“你现在才想起来大概只能和叶队一间了。“


“什么你已经有人了!“张佳乐还是不甘心地追问了句。


“我和李轩一间。“


张新杰道。


微闭了闭眼,吴羽策这才扯出个稍显倦怠的笑容,“嗯,大家都累了,早点休息。“


 


吴羽策从不惆怅,但也不会无动于衷。


孙哲平将霸图两人送走后反身回来,见他正清理完垃圾,要回卧室。


“这就睡了?”孙哲平嘴上这么说着,手下却已经将人圈了过来。


生理上的疲倦让吴羽策不由得搭了下眼皮,也没回答他,只是顺势用双唇碰了下孙哲平的嘴角。不知是故意,还是亲吻没看准位置,孙哲平倒是非常想认为是后者。“想我了?”他笑。


吴羽策摇摇头,索性将双手一起挂上孙哲平的脖颈:“别让我想别的。”


孙哲平勾了勾嘴角,伸手一把拉下他本就松垮的浴袍,热烈而窒息的亲吻立刻席卷而来。


和过去的很多次一样,两人之间从未有什么甜言蜜语,连喊一喊对方的名字都能省略,余下的只有狂妄肆意的索求一次次彻底的穿透。


吴羽策是第二天醒来才知道孙哲平原来有准备安全套的,昨夜迷乱的情欲和疲惫交织,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想到这件事,高潮过后,很快的就睡了过去,用孙哲平的话说推都推不醒,本来还想和你聊聊。


吴羽策喝着牛奶问:“聊什么?”


孙哲平说:“问你是不是不高兴。”


“看着人家在比赛,而自己是个看客,没有人会高兴。”


孙哲平太明白了,要不是不愿意做个看客,他也不会缠着一手的绷带回到荣耀,即使是在义斩打一些不那么关键的比赛,他们这些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离自己所爱的东西近一点,更近一点。


所以,他们现在在苏黎世。


而再近,终归还是个看客。


国家队无疑是幸运的,那也是实力的证明,吴羽策没有话讲。然而短短半个月间,总决赛他们坐在看台,世界杯再次坐在看台,那光辉夺目的“荣耀”永远在为别人亮起,而他只能说一句加油,或者恭喜。


没人会为这种事高兴,即使不表现出来,或是嘴上说着无所谓。


孙哲平也不会。


相对无言的早餐,而幸好,这种安静在两人间早已习惯。


吴羽策列了个购物单,打算去采买些这半个月的生活品,异国的街头,阳光很好的盛夏,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五年前的休斯顿,那个时候孙哲平会每周去见三趟医生,余下的几天他们就会去超市买面包和蔬菜,然后抹着花生酱的吴羽策总是会说,有点想念X市的小吃,还有肉夹馍里的香菜,和羊肉泡馍。孙哲平说行,等我这手好了,就回去看你,你也带我去吃吃。


孙哲平回国是在2年后,而他和李轩分手发生在那个之后的第三年。


其实吴羽策并不知道李轩和张新杰到底有多久,但他知道在张新杰之前,还知道他们现在又在一起。吴羽策在华人超市找着自己喜欢的辣椒酱,边上孙哲平电话响了一下。


“叶修?你也知道我在。”……“你们在哪儿?”……“那行,我们过来。“


 


吴羽策跟在孙哲平身后出现在国家队下榻酒店的训练室时,安静的室内不禁出现一片起哄声。叶修咬着没点着的烟,手插裤兜里走过来。


“来都来了玩儿两把?“


孙哲平嗤笑了下:“找陪练? 13个人正好一对一,剩个牧师不PK,你他妈逗我呢?”


叶修咬着烟嘻嘻笑着给孙哲平也递了一根,刚想开口继续循循善诱,张新杰却已经在电脑前坐下。后头的吴羽策径直走到李轩位置上,熟练地从自家队长牛仔裤后兜的钱包里抽出一张账号卡:“斩鬼借我用下。”


紧接着逢山鬼泣就倒在了沐雨澄风的炮口下。


斩鬼的马甲号没有银装,但依然是个女号,吴羽策登进游戏后见到石不转已经等在那里,起手一个大招就挥了过去。


叶修“哇哦”了一声,但在一堆带着耳机的队员中,也就孙哲平听见。然后孙哲平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要不你把喻文州叫过来,我陪他练练没有黄少天的时候怎么逃?


“所以我要叫你来。”叶修翻出个打火机,指指阳台,孙哲平跟了过去。


 


和牧师PK绝不是个有意思的事,但就是这样,两人也或快或慢的打了七八局。吴羽策当然不喜欢这种PK,全明星上的那局他至今记忆犹新,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发生第二次,但今天既然坐在国家队的训练席上,那就得尽可能地当个优秀的陪练,还是陪一个牧师练。不甘心是一定的,但为此生气却未免幼稚,吴羽策总能将自己控制得很好,即使坐在对面的是张新杰,即使知道张新杰又回到了李轩身边。


几轮过后张新杰终于在笔记上刷刷刷记录起什么。


“可以了?”吴羽策问了句。


张新杰抬头:“差不多了,谢谢。”


吴羽策随口哦了下,抽出账号卡,递回李轩桌上。见孙哲平和叶修还在阳台上抽着,手指各夹着半支烟,在一片未散去的茫茫云雾里聊着。


“我楼下等你?”毕竟两人都是他前辈,吴羽策朝叶修致意后,才对孙哲平道。


叶修赶紧吐出口烟圈:“哎哎小吴你先别走别走,还有事要你帮忙。”


“怎么?”


“阵鬼号带了吗?”叶修问道。


既然会这么问,吴羽策也多少猜到了叶修接下来的动作,垂眼点了点头:“带了。“


叶修满意地和孙哲平交换了个眼色,随即捻灭剩下的半截烟。


“接下来2V2轮换组合练习。“叶修吩咐下去。


训练室内立刻闹腾了起来,黄少天第一个起哄,喊着孙哲平你来都来了不再现一下繁花血景看看吗?


张佳乐啧啧摇头:“队里又没狂剑配合个什么劲儿,黄少天你给我过来组队!“


“就是!”叶修也凑合进来,“2v2的目的就是要你们练不同职业的配合,这儿不是俱乐部,磨合不好转个会就能解决,黄少天被集火的时候谁去掩护喻文州开溜?我可不想看到周泽楷十枪都放完唐昊还在满世界找方锐。”


“艹!”唐昊暗骂了句,张佳乐赶紧地按住他手边的矿泉水瓶。


叶修的嘲讽开起来那也是无差别的,扫了一圈又去指李轩,“老李你之前不是说要和张新杰练个什么新打法,过来过来,散人没代表性,哥就勉为其难换个战法陪你们练练,老孙你手行不行,一起?”


孙哲平当然说行,那边孙翔却喊了起来,“那我们不是缺个人了?“


叶修切了一句,“小吴你拿上阵鬼去和方锐组个队,先帮轮回走出下总决赛阴影。“


“你……你才有阴影!“孙翔急道,半个月前的总决赛轮回被兴欣放出的各招打了个万万没想到,要说阴影,没有比君莫笑更深的,但是决赛中海无量和一寸灰的发挥给轮回造成的麻烦也是至今想来依旧令人懊恼与绝不该再发生的。


孙翔只能嘟哝几句,却也没十足的底气去反驳,好在第一轮还是和一枪穿云组队,总比别人顺手点。进入游戏,孙翔很快找到了对手,地图是个山地地形,对面山头上,那个男号的阵鬼步伐正朝左微移了半步,紧接着刀尖闪起白光,孙翔顿了一下,要不是在对角线的位置能清楚地看到吴羽策,他还真以为李轩来了。


 


训练从下午一直持续到天黑,从2v2换到3v3,有可能的组合大家都试了一遍,国家队的个人技术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正如叶修所说的磨合才是集训的重点,三天后就是比赛,根本没有太多时间给到大神们互相熟悉配合,更多的时候只能是凭借队员们超强的意识,来临场发挥。


结束的时候方锐一把抽过吴羽策的账号卡,这个阵鬼的马甲号方锐不是没见过,每年夏天大家在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个老熟人,这种马甲方锐自己也有一张,不过是个盗贼,来到兴欣后就直接埋抽屉里了。


“擦……这么旧了?你倒是玩得挺起劲的。”看着吴羽策那张花色版本应该是他们出道前的账号卡,如今已经褪色退得看不清logo,方锐也不禁感叹了句。话音刚落,自己也楞了下——如果从那个时候起自己去练个流氓号,如今会不会也能假扮一下林敬言呢?


吴羽策自然没理他,这种无聊的如果和与牧师PK一样,并不有趣。两人随大部队去用了点晚餐便就此告辞,喻文州照旧笑眯眯地以队长的身份说着辛苦了,李轩在人群中挥了挥手,最终还是别过头。


 


张佳乐是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到孙哲平的车驶出酒店的。就算只是个黑亮的顶棚,张佳乐还是认了出来,就好像他能认得孙哲平一脚油门踩下去的速度一样。


拉起窗帘,再折回来,见唐昊吹着口哨从浴室出来,正光着膀子到处找T恤。


“这儿呢!“张佳乐从堆得乱糟糟的沙发里夹出来一件白T丢了过去,”走走心行不行啊,还是这么蠢!“


唐昊翻了个白眼,有点后悔帮张佳乐一起抢了房间,避免了和叶修共处一室遭受二手烟的迫害。


不过么,毕竟是老队长。没错,张佳乐才是唐昊一直认定的老队长。


唐昊和孙哲平不算熟,孙哲平退役的时候他才刚刚进百花训练营,那个时候只觉得战队所有的前辈每天都特别沉闷,只有张佳乐出现的地方才会有一丝不同寻常的跳跃气息。唐昊一直觉得搭档的离开最难过的应该是张佳乐,但是张佳乐依旧每天笑得那样没心没肺,照旧给训练营的大家带零食饮料,然后一边PK一边抢薯片吃,好像孙哲平不过是出门办个事,很快会回来一样。那个时候在年轻的唐昊看来张佳乐是虚伪冷漠的,他讨厌的这样百花,还有无情无义的队长。直到第八赛季开始的前几天,夏末微凉的时候,唐昊看着张佳乐离开的背影,还有房间桌角下被遗漏的小相片,立拍得下不算清晰的笑容,有孙哲平,有周泽楷,还有没长个子像个豆芽菜一样的自己。


唐昊套上T恤,盘起腿往沙发稍空些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打起手机游戏。张佳乐蹭过去,特理所当然地往他大腿上一枕。


“你不去洗澡?“唐昊拐弯抹角地抗议了一句。


“让我躺会儿,累~“张佳乐自顾自就是不移开,啪啪啪按着手机,看起来是在发信息。任性如张佳乐,别说唐昊,就是孙哲平韩文清来了也是没辙。年轻的呼啸队长决定放弃。


其实张佳乐只是想给孙哲平发个信息。作为好友,以及曾经的搭档,也许还有作为队里资历最老的一个队员。


他本来想说:哈哈哈哈老孙你放心不会辜负你们陪练的苦心的,这次再不拿冠军我就跟叶修姓!


然而打完后,张佳乐按了删除。


后来他又想说:老孙,其实我挺幸运的,抓着职业生涯的尾巴还能打一趟世界杯,都这样了我还能奢求什么,你说是吧?


继而,又是删除。


唐昊只觉得张佳乐不断的在打字,打了多少他不知道,等游戏一局局通关,唐昊发现自己腿麻得无法动弹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捏着手机,弯着嘴角,枕着他的大腿睡着了。


“张……“本想把他吼起来,可话才出口一个字,唐昊又闭嘴了。睡吧睡吧,这么安静的张佳乐也挺难得的。上次见是什么时候来着?啊……好像是在百花的夏天吧。


 


见孙哲平出来,吴羽策便将手机递了回去。“回过了。”他道


孙哲平点开信息看了一眼——就在刚才他洗澡的时候,短信提示音清脆地响了一声,他让吴羽策帮他看了。谁发的?-张佳乐。-帮我回一下。-好。


于是现在,呈现在孙哲平眼前一来一回的两条信息加起来也不过五个字。


张佳乐发的是:谢谢。


回复栏里是:我乐意。


任是孙哲平也心下好笑起来。
“你倒是猜的挺准。”孙哲平放下手机:“不打算练一练狂剑吗?听说你下午学李轩学得挺像的。“


吴羽策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屏幕上的荧光本就会映得五官格外的英挺,听孙哲平这么说着,横眉扫来一眼,倒是显得些许戾气了。


“不是猜的。“


四个字,让孙哲平顿了一下,转而大笑起来,其实这个年纪小不了自己几岁的后辈,有何尝不是个强硬霸道的主儿。


有些人啊,只要翅膀没折,就终归是要飞的,在荣耀这条道路上,从来没有人甘于平淡。孙哲平拿出账号卡,也登入游戏,两人或组队或PK,输输赢赢,孙哲平说其实你玩的真是不错,但就像叶修说的,国家队毕竟不是俱乐部,队伍的构成不仅要看技术,还要看职业。就像足球一样,再出色,也不可能上两个守门员。


“就算你自己不后悔,我到挺替你可惜的。有李轩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孙哲平摁掉个烟头,又拿出一支。


“我知道。要么进不了,要么挤掉他。“吴羽策手下操作不停,耳机挂在脖子上,也没戴。


点烟的时间,狂剑已经死在了太刀下。


然后孙哲平听见对面那个鬼剑士说:“其实这和有没有李轩都没关系,朝着目标每天更近一步永远不会错。”


孙哲平大笑起来,推开键盘,取下耳机,走了过去。


他说:难怪我一直挺喜欢你的。


吴羽策轻笑了下,抬头,致谢一般的亲吻微微触碰。


 


END



 
评论
热度(7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