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 第四章


第二天唐昊很早就醒来了,晚上的绮梦已经被他抛在脑后。他一分钟也不愿意耽误,洗漱之后就带着杯子冲到早就熟门熟路的小区。


周末的清晨路上的行人稀少,没有人像他行色匆匆。想说的话能不能说出口,唐昊没有把握。但不管这样,杯子总算找到,也完成了对他的承诺。可是就没有再来这里的理由。想到这里,向来骄横的唐昊也有点惆怅,不过林敬言一直对他很温柔,就算再来的话也不会把他拒之门外吧。

唐昊这么想着,快步走到林敬言的住处。

林敬言家的房门大开,莫非是出门忘关门了?他有点疑惑,转身进了房间,熟悉的房间有种陌生的凌乱,唐昊升起了不详的预感。一个鬼鬼祟祟的小个子男人从卧室里钻出来。

小偷?唐昊大怒,冲过去一把揪住男人的衣服:“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男人连忙挣扎道“放开我,我是房产经纪。”

他翻出自己的工作证和身份证,递给唐昊:“我是XX房产的,林先生已经把这房子全权委托给我们公司,钥匙都给我们了。”

“林敬言呢?”

经纪没有回答,他从包里翻出了委托合同,“你是林先生的朋友吧,喏,你看看。”

唐昊震惊的说不出话,可现在什么证据都放在他面前,不由得他不信。

他颓然坐下,“他为什么要走?”

这个问题不需要别人回答,他也很明白,林敬言是霸图的人,不可能在N市呆的太久。现在多半已经在Q市了。

经纪人解释道“林先生说是要去外地工作,这房子留着没有用,一周之前就跟我们签了合同说要卖掉,等他一走就可以带人来看房子。”

“合同签订的就是今天可以看房。”

原来林敬言早就已经安排好今天会走。这么重要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跟他透露过半句。

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了。他转身离开房间,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还是想要问清楚,为什么不告诉他,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他翻开手机,却找不到林敬言的号码。他这才发现,他们从来没有互相留过联系方式。

他慢慢踱回了俱乐部。迎面碰上一个人,战队经理。

“唐队这么早啊?”经理打了个哈哈。

“你,有没有林敬言的电话?”

经理满头雾水“你要林队,哦,林敬言的电话干嘛?”

“管我干嘛?!你到底有没有?”

经理不敢怠慢,翻出手机,找了半天,然后摇摇头说:“他去Q市之后换了联系方式,我没有他的新号码。”他想了下,“方副队应该有会,他们关系一向都好。”


方锐?这家伙场上猥猥琐琐的,他话都不想跟他多说一句,找他要电话号码?唐昊打死都问不出口。

“算了。”唐昊转身进了训练室,开了电脑和QQ,想找好友邹远倾吐一下心中的郁闷。

Q上弹出一条消息,来自职业选手群的私聊,冷暗雷。

冷暗雷:“小唐,我回Q市了。本来应该当面告诉你的,可是你昨天没来。”

“比赛加油!”


消息发送于10分钟前。

唐昊决定马上问个清楚:“林敬言,你为什么要卖房子?”

对面马上回复了:“小唐,你时间抢的真好,我刚下飞机。”

冷暗雷:“我以后应该会留在霸图工作。不会再回N市了。”

唐三打:“那也用不着卖!”

太唐突了。可是林敬言似乎没有在意。

冷暗雷:“哈哈,留着也是累赘。现在房价高,卖了划算。”

唐三打:“………”

冷暗雷:“正好在Q市也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以后来Q市比赛,我请你吃饭。”

唐昊再无话可说,心里很清楚林敬言不会再回来。他拼命的劝慰自己“关我什么事”,又舍不得关QQ弹窗,想见到他,想跟他一起吃饭,想听他说话。但是还能有什么理由去打扰他?

突然瞄旁边那个唐三打的杯子,目光落到“请你吃饭”四个字上。只不过是社交辞令,但唐昊精神一振,毅然发话:“我找到那个杯子了,给你送过来!”

怕他拒绝,关了QQ不再看对话框。打开网页大爆手速,一分钟就订好了最近一班去Q市的机票。

再次点开窗口,把航班信息发给林敬言。“我下午的飞机,今天晚上7点到。”

林敬言顿时无语:“你的手速不需要用在这个地方吧。不过既然订好了,我到机场接你。”

------------------------------------------------------------------------------

一下飞机,唐昊快步奔向机场大厅,连电动扶梯的速度都无法忍受。在接机处环顾四望,果不其然看到林敬言。

林敬言带着墨镜,白衬衣还是穿的一丝不苟。他看到了他,向他挥手。

唐昊快步过去,把手中的塑料袋递给他,“杯子”。

“呵,这才是千里送鹅毛啊,”林敬言笑着打量他,唐昊除了手中的袋子,什么行李都没有带。“你就准备回去了?”

唐昊脸一红,一声不吭。

林敬言拍拍他的肩,“开玩笑的,小唐你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玩几天。先去我家吧。”

两人并肩走出了机场,唐昊跟着林敬言,上了他的车。


Q市是海滨城市,林敬言带上墨镜,顺着海岸线开着车。唐昊摇开了一点车窗,潮润的海风瞬间充满了整个车身。

太热了,唐昊烦闷的想。林敬言专心开车,没有跟他说话。他觉得紧张,甚至手足无措。漫无意识的望向窗外,车的后视镜上照出他的脸。风尘仆仆脸色通红,走的太匆忙,还有一撮头发翘起来。唐昊觉得有点狼狈。旁边的人看不到半分暑气,甚至有点苍白,穿的像出入高档写字楼的白领。就算离他只有几十厘米,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敬言现在在想什么?会不会觉得他烦,打扰他的生活?看到他来找他,脸上的笑是真正高兴,还只是敷衍他?

他看着林敬言。他浑然不觉,专注的看着前方,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骨节分明,纤长苍白。

昨天晚上的梦电光火石般闪现在他的脑海中,不管是在现实还是梦里,这双手都曾经抚摸过自己,被他碰过的皮肤发烧一样的烫。陌生的情愫像是野火燎原一样肆意滋长。他心里憋闷到极点,恨不得下车去吹吹海风清醒一下,明明灭灭的情绪忽然清晰---自己喜欢林敬言。


他憧憬着眼前这个人,不是因为比赛风格,而是就算是伤害过他的自己,也一直温柔对待他,耐心的引导他。他是他的老师。


唐昊脸红到耳朵尖,目光闪烁游离。林敬言见他表情古怪,伸出右手摸向唐昊的额头“小唐你脸色好红,是不是中暑了?”

唐昊像触电一样拍开了林敬言的手,“别碰我!”

虽然渴望亲近,但无法忍受他毫不知情的温柔。

林敬言不明就里,有些忧虑的看着他:“要不直接去医院看看?”

他粗声掩饰自己的狼狈,呐呐的说:“我没生病,不去!”

林敬言不再多言。左转方向盘,将车开到了某小区。


和N市的房子一样,也是高档小区。虽然身处闹市,小区内却没什么人。唐昊没空关心这些,跟着林敬言上电梯,进了房间。

林敬言没有跟他说话,低头换鞋。唐昊默默的从背后看着他,修长白皙的脖子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他的眼中,在梦中,每当他啃噬这里,林敬言就会发出难耐的呻吟….


下半身更硬了,不可能再忍耐,他急切的从背后抱住林敬言,脸埋在林敬言的颈窝,渴求的叫着他的名字:“林敬言….”


 
评论(9)
热度(61)
 
回到顶部